右半边残废的字典典典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是个芬厨,不对,芬吹。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残疾人,是个秃头给,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P芬】从指间到纸上

我不知道我在干啥总之就瞎jb写就是了。
纸上得来终觉浅,觉知此事要恭行。不知为啥忽然就觉得这句好污!!
好了实况rps,真人无关,请勿打扰正主。

………………………………

芬达最近在点新技能。

Pi知道,所以来日本之前他买了半行李箱的白纸送给某人做继续……噢当然还有小半行李箱的铅笔橡皮。

可以想象他当着芬达的面打开行李箱时对方是个什么表情。

芬达咬着牙说了声谢谢却没炸毛,俩人从这刻开始沉默着,直到洗澡前,他叫住了抱着浴巾的芬达。

「一起么?」

「……啧,那就一起呗。」

不冷不热……等等这不是从来都由他来扮演的角色么,怎么今天轮到这小东西了?

Pi见状耸肩挑眉再不多话,搂过那瘦削的肩头就把人带进浴室。

泡过澡,芬达扭怩了半天终是开口。

「诶,皮,做下我的模特怎么样?」

啊,一切好像都在那一瞬间了然了。Pi啄了啄对方快被红晕染上的眼角,轻笑着完全揽住了那人。

「好。」

好啊,怎么不好?难得小芬达鼓足了劲说出的请求,他才不会不答应。

于是他坐到沙发上,少年也支起画架现在他跟前不远,开始细心地描绘起他的轮廓。

不得不说,认真起来的芬达,虽然只是在白炽灯下,但是依稀也发着光,认真的神色更是让人莫名觉得可爱。

画了约莫半小时,芬达忽然泻了气一般坐到他边上。

「老子不干了。」

「就不干了?」

「根本……不是,根本画不出来嘛。」

「卧槽?我看看?」

「……你别、别看!」

刚要起身过去就被一把拽回了沙发上,然后是某人凑上来的乱七八糟的一个吻。

嘛,不看就不看,反正也算赚到了。

结果到睡前,芬达也没让他去看那幅画。

一夜好梦。

第二天,Pi起得很早,其实他还没完全醒过来,只不过要给某人准备点早饭。他揉着头发从卧室出来,渗进落地窗的日头刚好落在没收起的画架上。

什么啊,神秘兮兮不给人看,又不收起来。

他走过去,瞥了眼。

只那么一眼。

他觉得自己仿佛是心脏被击中了。

芬达画的是他,这肯定没跑的。

只是还没画脸,素净的纸张上只有涂改多次的痕迹,从那一笔笔勾勒的线条间仿佛能依稀看见芬达昨晚认真的神色。

嘛。

画得虽然不太好,但是,他莫名觉得,这是最好的。

等芬达起来再告诉他吧。

Pi想,Pi忍不住笑。

有些什么,顺着血管,从心脏流到了指间,然后再从指尖到了笔尖,最后,落在了纸上。

是什么呢,他想,他知道答案的,但是不管了,总之,这是他见过,最好的肖像。

………FIN………

评论 ( 5 )
热度 ( 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