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你还愿意看我发神经。
没什么内涵。
不是个正经人。
脑袋里怕是有个高铁站。
胸大无脑傻白甜。
虽然很糙但是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很皮。
是个姬佬。
车瘾患者。
抑郁症。
除了飙车和杀鸡一无所长。
除了行动力和肾之外一无所有。
是个没卵用的废物。
实际上行动力出奇的高。
意料之外的是个九流汉化组的肾。
日语系废柴。
【划重点】是个变态。【划重点】
【划重点】CP洁癖很严重【划重点】
【划掉】我可以单身【划掉】我CP必须结婚!
经常发神经。
脑洞大多有毒。
但是又有很多脑洞。
预备役语文老师。
文言文疯子。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为芬达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想把文州当儿子养x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不用那么矜持的。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我这辈子要写十本书,其中九本是黄书,我想,这个,功德,无量。
冯唐是我爱豆。

【喻黄】洞房花烛夜

娶亲的后续
翻车了告诉我

https://shimo.im/docs/kQcejMjpcK8JMyZn/

男人四十一枝花x②

写来开心的段子,不用在意
四十岁*注意

他们退役都快30岁了,经过又十多年相濡以沫,终是在今年一前一后迈入四十大关。

悠闲的周末,终止在卢瀚文——退役的蓝雨第四任队长——打来的电话中。

「队长——李远要结婚啦,终于有妹子愿意嫁啦——下个月7号,你们记得来!」

语气兴奋得喻文州仿佛看到了卢瀚文仿佛个二胡卵子一般狂喜乱舞——等等为什么他会想起这么古老的东西来?

老了老了,喻文州叹气,然后高声喊跑进房间换衣服的黄少天。过了十秒,裸着上半身的黄少天一边手拿着那件夏威夷风格短袖衬衫捂着自己发福的小肚腩,边指责喻文州:

「靠靠靠靠靠!文州你把我喂胖啦!」

「是是是,我不该...

男人四十一枝花 x

发神经突如其来的段子
*四十岁

今天是黄少天先爬起床的,他看了眼边上躺着的下巴胡茬都冒出来了的喻文州,偷偷亲了对方下巴,而后吃吃地笑了。

打开衣柜,以前色彩鲜艳的卫衣早已被自己拿去压箱底,剩下的不在乎就是衬衫和大衣还有几件被自己嫌弃得要死的polo衫。

他挠了挠头,拽出一件花里胡哨、配色怎么夏威夷怎么来的衬衫,想了想,不妥,今天虽然是周末,但是也不可以这么浪——虽说昨天刚知道王杰希退役后整天白背心裤衩子提着鸟笼逛公园,但是他可是堂堂前剑圣啊,不能穿得这么掉价。

犹豫间喻文州醒了,眼都没睁开就往他身边凑,蹭上来要亲他——脸上被吧唧了一口之后黄少天推开他的脑袋:「喻文州...

【喻黄】娶亲

*xjb写
*ooc,就是写来自己爽
*不负责任,没有后续

王都里多久没有过这样盛大的喜事了?

年轻的将军得胜归来,而王又终于要迎后入主中宫了。

几乎全王都都沉浸在王娶亲的欢欣中,只有一个人闷闷不乐——他坐在花轿上,大红的喜服大红的盖头,他盯着自己的衣摆、和摇晃的衣摆下露出的鞋面;黄少天有些茫然,有几分欣喜,又有点生气。

你想啊,昨夜庆功宴开得很晚,今天一大早还没完全清醒就被人闯入房间,七手八脚地套上喜服,然后盖了盖头塞花轿里,全然不告知你是怎么回事——虽然他大概也知道缘由,可他没想到喻文州会下手这么快,自己这才刚回来,而且,聘礼呢?说亲的呢?怎么直接就把自己扔花轿上啦?还有没有点诚意了?...

我终究还是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伪善者。

然后开始觉得自己很可怕,表面风平浪静,但是早已恶毒入骨。带着微笑伪善的面具同身边的每一个人交好,却暗地里在心里恶毒地咆哮。

然后开始反思自我。

然后再次变成那样子。

再反思,再重复同样的错误。

周而复始。

最终连我自己也在想,我果然是个很讨人厌的人吧?明明以前最不会这么想的人便是我自己。

「喻文州——你杯子里的血上面飘着的红红的东西是什么呀?」

小狼崽——化成人形还是幼童的黄少天歪着脑袋问。

「这个啊,枸杞呀。难不成你以为是血小板?」

略年长的吸血鬼眨眨眼,笑着回答。

养生,养生。
梗来源于朋友画给我的吸血鬼喻手里的红酒杯的血里还泡着枸杞,被我看成血小板2333333

【黑遍……?】火锅是谁我们为啥要打它—③

*天冷了我需要打火锅。
*上海的火锅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啊
*总之xjb倒东西就是了——
*其实我喜欢日式火锅。
*在广东入冬之前赶紧的产出
*ooc

******

一轮忙得七荤八素之后,终于有得吃了。

G省土著们和霸图队员及其家眷(还有楼冠宁)那锅最先冒出了香气。羊后腿熬出的汤头,配以海鲜,简直就是鱼加羊,一个字,鲜!

楼冠宁欣慰地往自己的酱碟里加香菜,然后看了一眼孙哲平张佳乐的酱碟里也有白色的疑似蒜粒的东西,找到同类的激动之情涌上心头:

「孙少、张前辈,你们也加蒜?」

「不,小楼你误会了。」张佳乐夹起一粒白的在他眼前晃了晃:「新鲜的折耳根,来点不?」

折耳根,又名鱼腥草。腥臭草本植物,有...

【黑遍……?】火锅是谁我们为啥要打它?—②


*天冷了我需要打火锅。
*上海的火锅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啊
*总之xjb倒东西就是了——
*其实我喜欢日式火锅。
*在广东入冬之前赶紧的产出
*ooc
****

最终决定还是留一锅清汤给蓝雨,两……不,三锅鸳鸯。

然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兵分三路去买各自的食材。

清汤组的蓝雨三人带着霸图两人外带俩家眷——韩文清跟张新杰去泡温泉了,霸图F4的两个空缺自然是孙哲平和方锐来补。噢,对了,还有个楼冠宁。

楼冠宁、孙哲平本来想图省事直接到市场包一家火锅料店就算了,然后孙哲平被张佳乐拧着耳朵揪回来,一行人去了市中心的商厦里的生鲜超市。

孙哲平看着瞅到冰鲜海鲜的张佳乐眼睛都亮了,二话不说就拿东西往购物车里扔。扫荡蔬菜...

【黑遍……?】火锅是谁我们为啥要打他 ①

*天冷了我需要打火锅。
*上海的火锅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啊
*总之xjb倒东西就是了——
*其实我喜欢日式火锅。
*在广东入冬之前赶紧的产出
*ooc

*

11月份,天冷了。虽然比赛还热火朝天,可天气真的冷了。

今年联盟不知道为何搞了个休赛两周。

于是职业选手群里休假一周前就开始有预谋地搞起事来。

百花缭乱:哇今年也好冷——各位朋友我有个想法,我想打火锅。

夜雨声烦:火锅是谁居然惹得张佳乐要打他?快出来受打——话说回来我也想打边炉。

海无量:那边炉又是谁?要黄少天来打,这么惨的吗?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方锐你说清楚,被我打很掉价吗?我堂堂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

海无量:好的,说不过...

去年搞了烧烤,今年搞火锅吧(做家务做到失去理性的言论.jpg)

好喜欢你。

你就像阳光,把我的世界照亮、充满。

无意识的句子。

恋爱中的女人脑子里无时无刻不充满着诗意x

【喻黄】蓝雨散记 (试阅,你他妈在写什么——)

鬼知道这是什么——

蓝雨者,国中之名门也。

有少年意气风发,眉浓而眼圆者,黄姓名曰少天也。蓝雨年少街市东,银鞍怒马度春风。 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苍茫街夜中。骚客作词赞,而复有妓抚琴歌。其得意异然,遂越意气风发。间又一公子,喻姓名曰文州。喻文州其人,喜衣翩翩天青,竹笛伴身,每奏吹,笛音悠悠而空灵,频频引过路女翘首、北归雀止羽。又或时值桂香满,正是一派公子春衫青,苍苍如玉佳。

其二人,乃蓝雨门中之正侧掌事也。

年少,黄少天乃门中翘楚,喻文州则武艺略逊色,黄性负而时有出言嘲曰:「居末尾者有何高见?」,喻垂眸而笑,曰:「有赋也,尔不应费。嘲吾几何,何不加增己之能乎?」黄遂哑口,未有言语反之,时...

【喻黄】一个颜艺满分的喻文州

试阅已删

就觉得没那么冷静的喻很可爱而已。
ooc

*
其实,刚出道没多久的时候,喻文州在表情管理这方面上,惨烈得可以的。

有多惨?

这么说吧,当时——年少的黄少天都能打他八个。

这历史太黑,后来喻文州几乎独揽蓝雨大权后想独独以一个表情把它封存,可惜黄少天总会时不时拿那场发布会的截图出来叫他破功。

甚至还组织了每年一次的队内新人观影会。

有个退役的前辈临走前语重心长地对中午的时候还耿耿于怀地给黄少天夹了两筷子秋葵的喻文州说:

【再怎么黑的历史它都已经是历史了,你的主场在未来。】

喻文州深受教导,郑重地点点头,在蓝雨大门口跟他挥手作别,然后背着手回到训练室——妈的,黄少天把他和自己...

是我了

苏羽_病患:

!!!
是我没错了!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砂糖馆里的星星】寒假30天接力联文

诶嘿♡

活动专用号:

宣传文案 @自己骺死自己的字典典典 我要吹吹这个太太!


说起来,你知道么、就是啊,砂糖馆这种说法?


很甜很甜的,就像从齿间满溢出来的麦芽糖的香甜、或者刚咬了一口的奶油甜甜圈后落了满心的喜悦,满满的净都是甜蜜。


也许还未能理解吧——这么过分甜美的滋味,真的、真的是存在的么?是有的哦,藏在日常的琐碎中的、属于他们的每一个小细节。


他帮着满头大汗的他拨弄汗湿的、不听话的刘海、抑或者他为熬夜的他端上一杯热茶。再或者,仅仅是他无比珍重地用手掌包裹住他的手掌。像是这些,每一个描述他们的恋爱细节的字节,都像从天而降的糖霜,撒满了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