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你还愿意看我发神经。
没什么内涵。
不是个正经人。
脑袋里怕是有个高铁站。
胸大无脑傻白甜。
虽然很糙但是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很皮。
是个姬佬。
车瘾患者。
抑郁症。
除了飙车和杀鸡一无所长。
除了行动力和肾之外一无所有。
是个没卵用的废物。
实际上行动力出奇的高。
意料之外的是个九流汉化组的肾。
日语系废柴。
【划重点】是个变态。【划重点】
【划重点】CP洁癖很严重【划重点】
【划掉】我可以单身【划掉】我CP必须结婚!
经常发神经。
脑洞大多有毒。
但是又有很多脑洞。
预备役语文老师。
文言文疯子。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为芬达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想把文州当儿子养x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不用那么矜持的。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我这辈子要写十本书,其中九本是黄书,我想,这个,功德,无量。
冯唐是我爱豆。

【喻黄】咩啫(1-5)


段子体,咩吖的……番外?
一些日常
起名不走心系列。

1-
第六赛季的夏天属于蓝雨。

于是盛夏七月末,老板大手一挥,把队员们一个小巴给运到了海边。

在喻文州肩头睡得口水直流的黄少天被迷迷糊糊地晃醒,然后一看窗外的蓝天白云海岸线沙滩,再看了眼正在给自己的手臂涂防晒的喻文州,道:

「队长你带他们下去玩儿吧我再在车上睡会儿……」

2-
当然不好啊。

喻文州内心差点气成河豚,然而他并没有说什么,就笑着拉着黄少天硬拽了他起身,然后扶着他的腋下愣是在一众队员的注目礼下把人拽下了车。

黄少天半途挣扎了两下:

「不!文州你别想让我和我心爱的空调分开!」

「少天,爱我还是它。」

「……你。」

遂被成功拖下车。

3-

盛夏的日头撒在白金般的软沙上。

郑轩扛着遮阳伞在沙地边缘来回试探,最终发现,热辣的沙子总是会进鞋的——毕竟他穿的是四面漏风的拖鞋,遂干脆放弃了试探一拖鞋踩进了沙地里。

「啊——噢噢噢——嘶……」

「轩你干嘛跟xx了一样。」

其余的队员见状问道,郑轩沉吟,然后笑着说:

「爽翻了,快来试试。」

4-

「轩仔你给我站住!真人pk!!!!」

这是被一句【爽翻了】坑下沙地以身涉沙的黄少天。

「少天我帮你摁住他了动手吧。」^_^

这是企图拉住黄少天却被带翻结果脸朝下感受了一波沙滩的热情的喻文州。

剩下的蓝雨队员?

他们捡起地上的遮阳伞:

「队长、黄少,你们慢打,我们去占地。」

被喻文州摁在沙滩上看着磨拳霍霍向自己的黄少天的郑轩:

「回来!沙滩现在基本上一个人都没有——」

5-
到最后黄少天当然没有揍郑轩。

哪怕有喻文州做帮凶他也没揍,只是笑摸郑轩的头,然后一把把他脸朝下摁沙滩上了。

「这是队长的份。」

然后弾了脸朝下的郑轩一个脑瓜崩:

「然后,这才是我的份。」

「好啦起来,我们去玩水!」

郑轩爬起来看着黄少天撒丫子往海岸线跑的背影,和他后头穿着泳裤披着队服外套的喻文州的背影,嘀咕了句:

「压力山大。」

—TBC—

评论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