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半边残废的字典典典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是个芬厨,不对,芬吹。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残疾人,是个秃头给,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P芬】各种电影paro片段-1

*作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写,总之就是电影里狗粮吃多了有点心理不平衡?
*OOC不可避
*恋爱是他们的锅是我的。
*作者残疾,打残疾人犯法x

1-摆渡人.ver

Pi第一次见到有人嚷着要玩九洞高尔夫。

那是个看起来还不太成熟的少年仔,银发红蓝异瞳,在酒吧暖黄迷醉的灯光下也被染成了暖色调。

他是认识他的。

那个眼角稍微上扬,蠢但是也张扬的、可爱的少年,叫芬达,刚成年就來酒吧闹着要喝酒。

跟他熟悉在吧台。

Pi不得不承认,他有点可爱。

但是现在,他不想让他接触到这么残忍的游戏……好吧虽然只是喝酒而已,但是这是个,让人疯狂的游戏。

「别闹,芬达,九洞高尔夫你玩儿不动的。」

「我自己有分寸的!」

他劝,但是那人红了眼一般,死活要试一次。他说不过,劝不动,只能摊摊手,跟酒吧老板12请了个假,翻出了吧台,揽过少年的肩头。

「走吧,我陪你。」

游戏就这么,开始了。

他载着玩儿了命似的芬达喝了一家又一家,最后那家的酒塔擂台他实在是怕在门口就吐得天昏地暗的芬达撑不下去,硬拉着差不多没意识的人认了输。

然后?

他载着人,去了旅馆。

第二天自然是被枕头砸脸。

当然那句顶要紧的话也被砸出来了。

「我喜欢你,芬达。」

他说。

「我喜欢你。」

这四个字就像烟花炸了还有点宿醉的人一脑子。

然后?

然后Pi被芬达砸中了。

不是枕头砸脸,是抱了个满怀。

2-海洋奇缘.ver

「听着,我不管你以前有多风光!总之现在,你必须归还忒拉提之心,让海洋回归原样!」

「知道啦,你说了多少次了。」

芬达看着那双赤红的眼,咽了口唾沫。

这是传说中的战神。能够呼唤雷电、杀死海怪的存在。

他知道。

可是,也是拿走了忒拉提之心,让海洋快变成一片死水的人。

他瞄了眼拉着帆绳的男人身上精壮的肌肉,在被对方发现之前赶紧地转向海平面,同时也放下了手中的木浆。

有风的帮助,划什么船啦。

「海洋会变回原样的,但是,你会给我什么报酬呢,我是个雇佣兵。」

「……要钱没有。」

「我没说要钱。」

「那你要什么?」

微妙地感觉到了什么的芬达眯着眼,双手护在自己跟前。

「要你。」

「我去你大爷!?」

「我大爷……好像已经没有了。」

「那还真是悲伤……不对,我是不会妥协的!」

「那我不还了,回海里睡觉算了。」

「……大哥讲讲道理,好啦也不是……不行。」

「哦?」

「好啦好啦好啦,啧。」

Pi,计划通。

3,太空旅者.ver

芬达有点懵。

他提早醒了,在这次大约需要一百年左右的远程太空航行里,本来他应该在催眠药物的作用下睡到目的地的。

他一睁眼,就看到了一个熟悉到不行的粉毛。

啊。

是哦,这个人当初硬拉着他上了飞船,顺带一手把他塞进了休眠舱。

「……我们,到了?」

他用沙哑的声音问。

「很遗憾还有五十年,不过该庆幸,我们两个还活着。」

他给了他一个拥抱。

「顺带庆幸下。」

「我们还在一块?」

因拥抱而发懞的人来不及拒绝,亲吻就这么到来了。

之后他跟在Pi的身后走到房间时,忍不住舔了下嘴唇,回味那个吻的滋味。

虽然迟了许久,可是这,是真的很好,可不是么。

他当然不知道Pi趁他不注意藏起了所有能提早打开维生舱的工具。

评论 ( 2 )
热度 ( 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