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你还愿意看我发神经。
没什么内涵。
不是个正经人。
脑袋里怕是有个高铁站。
胸大无脑傻白甜。
虽然很糙但是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很皮。
是个姬佬。
车瘾患者。
抑郁症。
除了飙车和杀鸡一无所长。
除了行动力和肾之外一无所有。
是个没卵用的废物。
实际上行动力出奇的高。
意料之外的是个九流汉化组的肾。
日语系废柴。
【划重点】是个变态。【划重点】
【划重点】CP洁癖很严重【划重点】
【划掉】我可以单身【划掉】我CP必须结婚!
经常发神经。
脑洞大多有毒。
但是又有很多脑洞。
预备役语文老师。
文言文疯子。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为芬达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想把文州当儿子养x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不用那么矜持的。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我这辈子要写十本书,其中九本是黄书,我想,这个,功德,无量。
冯唐是我爱豆。

【喻黄】今天你为喻文州和黄少天证婚了吗? —下

【喻黄】今天你为喻文州和黄少天证婚了吗? —下

瞎几把出来的脑洞瞎几把写
来大姨妈脑子里都是一团糟
有空修修
先来放飞自我
ooc

黄少天悄咪咪地打开了自己的小号【今天喻队和黄少结婚了吗】。号里关注的十有八九是喻黄圈的太太们,哦,倒是有两个例外,就他和喻文州的大号。

他悄咪咪地给那截图P了个囍字,顺带还加了个暧昧的滤镜,当然,这么做的时候他不断回头看浴室的门板有没有打开——仿佛一只偷吃的时候担惊受怕的柯基。

末了他终于是完成了,囍字耀武扬威地贴在他和喻文州的建模正当中的上空,然后赶紧地上微博小号,发送,退出,不带一丁点犹豫的——然后电脑切大号,以有点不明真相地口吻转发、再圈上喻文州以示双双谴责,一气呵成。

就在他完成这一切的下一刻,他的队长推门而出,睡衣是好好穿着的,脸上白皙的皮肤在热水冲洗过后微微泛红,湿漉漉的发丝上还有水滴顺着颈线淌下来,黄少天觉得自己都要看石更了。

呸呸呸。

黄少天赶紧关了页面。

他又唾弃了自己。

然后若无其事地拿着手机和换洗衣服走向了浴室。

喻文州见他沉默的模样,在他经过的时候伸手揉了把他的栗发。

「怎、怎么了队长?」

做了「亏心事」的黄少天显然有点语结,睁大了眼睛看着笑得如沐春风的喻文州,对方挑了挑眉:

「没什么,少天的头发看起来很软,忍不住揉一把。」

「啊,是吗,我头发染了以后一直这样的啦,队长你喜欢就多揉揉呗。」

「好啊。」

又揉了一把,黄少天有点病态地隔着发丝感受着喻文州掌心的温度。

真好呀。

他暗自在心里慨叹。

喻文州,真好呀。

可惜这么好的喻文州还不是他的——他关上浴室门后又失望地想,背脊抵着门板,却不想手机一震,差点从口袋里掉出来。

嗯,有新关注?

谁啊。

他一看,嗨呀,新关注人是喻文州。黄少天哭笑不得——队长你捣什么乱嘛。

然后他看到那条PO,被喻文州的大号转了。

【蓝雨—喻文州V:少天我就装作看不到躲在小号背后的你好了,乖乖洗完澡我们好好聊聊。】

——等、等等这是什么走向!?

黄少天懵逼,他心不在焉地洗了个澡,然后心不在焉地走出了浴室……然后心不在焉地被喻文州壁咚在了墙上。

黄少天艰难地开口:

「队长你……生气啦。」

「有点。」

「队长队长你别生气啊我就跟风玩玩儿你要是不高兴我删掉!」

「那我更生气了。^_^」

「不是……喻文州你什么意思啊!?」

黄少天几乎是恼羞成怒,他睁大一双琥珀色的眼瞳看着喻文州,生气又带点委屈。

然后他听到喻文州笑了一声,轻轻吻了他的嘴角。

「开玩笑的,少天。」

他抵着他的额头说:

「我喜欢你,所以……我很高兴。」

黄少天张着嘴恍惚了几秒,一把从背后抱住了喻文州。

他又打开微博,用大号转发了那条po。

【蓝雨—黄少天V:刚结的婚。//蓝雨—喻文州V:少天我就装作看不到躲在小号背后的你好了,乖乖洗完澡我们好好聊聊。//今天喻队和黄少结婚了吗:结了【图片】】

—FIN—

评论 ( 1 )
热度 ( 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