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骺死自己的字典典典

感谢你还愿意看我发神经。
没什么内涵。
不是个正经人。
脑袋里怕是有个高铁站。
胸大无脑傻白甜。
虽然很糙但是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很皮。
是个姬佬。
车瘾患者。
性癖奇特
抑郁症。
除了飙车和杀鸡一无所长。
除了行动力和肾之外一无所有。
是个没卵用的废物。
实际上行动力出奇的高。
意料之外的是个九流汉化组的肾。
日语系废柴。
【划重点】是个变态。【划重点】
【划重点】CP洁癖很严重【划重点】
【划掉】我可以单身【划掉】我CP必须结婚!
经常发神经。
脑洞大多有毒。
但是又有很多脑洞。
预备役语文老师。
文言文疯子。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为芬达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想把文州当儿子养x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不用那么矜持的。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我这辈子要写十本书,其中九本是黄书,我想,这个,功德,无量。
冯唐是我爱豆。

 
睡不着,一个片段。 苹果……瓶盖……pi。 芬达翻了个身,终是咬着被单在凌晨的夜里想着某人的粉色发丝和面孔、做起羞耻的事来。 他们最初相识于那场苹果与三个钻石的交易,又半途决裂而后重归于好的时候因一个瓶盖的约定、仿佛红线一般重新系住了两人渐离的尾指。 虽然已经重归于好,但是被打趣了的时候还会红着脸躲避。 这样刻入骨髓里的喜欢,明明不是第一次恋爱了,却还仿佛初恋一般笨拙——他睁大了眼睛,发泄之后是缠绕蔓延开来的空虚。 窗外是凌晨的光景。 日本都市的夏夜其实也很平静。 芬达叹了口气,终是拿起手机拨过去一个语音通话请求。 「怎么了,小东西又睡不着了?」 语音没等几秒就被接通了,那...   2018年6月29日 35 1  
「你可能搞错了目标。」 这么说着、然后靠近他的青年的黑发间露出角来,肤色和伪装也逐渐淡了下去——虽然那人本身就足够白皙了。 「……等、等……长官我想这是个误会!」 黄少天琥珀色的眸子因惊诧而闪烁出一点猩红来,他终于认得这个人,他的直属上司、他所钟情的那个……恶魔。 喻文州。 他慌忙对对方辩解。 然而已经晚了。 夜幕下,魔法阵中的恶灵已经缠上了他的足腕,而对方同夜色一般深的眸子里闪烁着猩红——黄少天慌忙挣扎,可是那恶灵缠织成的绳索早已束缚住他的双腕,再迅速的缠紧了他衣领下露出的白皙脖颈。 …… 这个星期的灵(kai)感(che)碎片。   2018年6月4日 24  
那个人眼眸里的光。 他还记得,明媚得像太阳一样,多好呀。 可我并不能到你身边去。 他眸子里的希冀又暗了下去。 我不能——我不能,他低声呢喃,像对他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2018年5月8日 4  
 

© 自己骺死自己的字典典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