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你还愿意看我发神经。
没什么内涵。
不是个正经人。
脑袋里怕是有个高铁站。
胸大无脑傻白甜。
虽然很糙但是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很皮。
是个姬佬。
车瘾患者。
抑郁症。
除了飙车和杀鸡一无所长。
除了行动力和肾之外一无所有。
是个没卵用的废物。
实际上行动力出奇的高。
意料之外的是个九流汉化组的肾。
日语系废柴。
【划重点】是个变态。【划重点】
【划重点】CP洁癖很严重【划重点】
【划掉】我可以单身【划掉】我CP必须结婚!
经常发神经。
脑洞大多有毒。
但是又有很多脑洞。
预备役语文老师。
文言文疯子。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为芬达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想把文州当儿子养x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不用那么矜持的。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我这辈子要写十本书,其中九本是黄书,我想,这个,功德,无量。
冯唐是我爱豆。

【P芬】懒


光速爬墙回来系列。


工作狂?不存在的。

疯狂天才科学家芬达端着早餐的咖啡杯,慢条斯理地从助手PI手上抢过来作为今天早餐的夹肉长面包。

他刚把昨天晾了一宿的试剂成分分析出来,报告书写得龙飞凤舞还凌乱地散在桌上,这会子正被他的咖啡壶压着。

对方冷眼看着这一切:

「该收拾桌子了吧?」

「你大爷的我这是工作需求,凌乱才能带来工作的灵感!」

其实就是自己懒得收——听出了画外音的Pi只好敲敲他的桌面,然后指了指隔壁实验台:

「那边已经收拾出来了,滚蛋去那头。」

「哦……」

几乎是话音刚落他就意识到了这样并没有卵用,只好提溜着芬达的衣领把人从桌面上揭下来,扔到隔壁去。

被「驱逐」了的芬达倒是悠闲地把脸贴在了冰凉的不锈钢桌面上。他透过倒空了的的咖啡壶看着有条不紊地收拾着的Pi,忽然就傻笑出了声。

「怎么了?」

Pi猩红的眸子瞥了他一眼。

「我没干劲工作啦,以后皮你要养我。」

其实只是说说罢了。

Pi却饶有兴致地凑过去,轻轻地亲了亲他的眼帘:

「好啊。」

—FIN—

评论 ( 11 )
热度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