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所有内心柔软之人都会被温柔对待。
胸大无脑傻白甜。
虽然很糙但是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很皮。
是个姬佬。
车瘾患者。
抑郁症。
除了飙车和杀鸡一无所长。
除了行动力和肾之外一无所有。
是个没卵用的废物。
实际上行动力出奇的高。
意料之外的是个九流汉化组的肾。
日语系废柴。
【划重点】是个变态。【划重点】
【划重点】CP洁癖很严重【划重点】
【划掉】我可以单身【划掉】我CP必须结婚!
经常发神经。
脑洞大多有毒。
但是又有很多脑洞。
预备役语文老师。
文言文疯子。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为芬达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想把文州当儿子养x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不用那么矜持的。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我这辈子要写十本书,其中九本是黄书,我想,这个,功德,无量。
冯唐是我爱豆。

【喻黄】咩吖-T

*就是一个谈恋爱的故事。
*ooc
*如果写得下去的话就好了x

时隔多月我又回来发神经了。

T-Target(目标)

当然喻文州并不是真的完全不在意别的,蓝雨的夺冠目标还在那里呢。

然而,他撑不下去了。

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喻文州是在和黄少天一起去厕所的时候倒下的。该说,幸的是他没有一头在在便池里,不幸的是他这晕倒的事一经黄少天召告天下般地宣扬,全蓝雨都知道了——事后他一打听,嗨呀,连王杰希都知道了,只是打来问候的电话让黄少天给截了。

在医务室的床上转醒的时候,喻文州看着趴在床边睡着了还不忘抓住他的手的黄少天,想都没想就悄悄抬起身来,轻轻地吻了他的额头。

「抱歉,让你担心了。」

「唔、嗯?……队长你醒啦!队医说你胃病犯了你是不是我没有监督你的时候都没好好吃饭?浅表性胃炎可大可小的啊,对了你快把药先吃了!」

黄少天显然没睡沉,被亲一下就醒了,迷糊着爬起来边念叨着边给喻文州倒了暖水还拿了胃药。

喻文州觉得心里是暖的。

「黄少我来送饭了……哎哎队长醒啦!」

郑轩敲了敲门。

他就假装自己看不到黄少天都快扑到喻文州身上去的情形。

「经理让我问问下场比赛队长你还能不能上,不能的话他调整名单去。」

郑轩懒懒地开口问。

「别担心,能上的。」

喻文州笑笑。

「可是队长!你……」

黄少天差点就跳起来了,然后被喻文州一头摁回了怀里。

「只是浅表性胃炎而已。」

他重音放在了而已二字上,郑轩不用多问便明了,点了点头把饭放床头柜上,临走踌躇了下,终于开口:

「要不下午我给黄少请个假?他都一宿没合眼了。」

「靠啊郑轩我才没有……」

「知道了,那就拜托你了,经理问起来就说少天要照顾我。」

郑轩点头,这才如释重负地走了。

「少天。」

「……嗯?」

「一宿没合眼?」

「文、文州你别听阿轩瞎说……我睡了的……」

「多久?」

「……呃,反正也不短啦。」

喻文州挑眉,他看着黄少天目光闪闪烁烁的,终是叹了一口气,把人拽上了床。

「肯定没多久,乖……就一会儿,陪我一会儿。」

黄少天的头被摁在了喻文州的胸口。那心跳声有力而充满了实感,黄少天不知道自己脸上发滚得多厉害,尤其是被喻文州的呼吸掠过的耳际,肯定是红得能滴血出来了。

「文、文州……」

「嗯?」

他回答的时候鼻息又扫过他的发顶。

「就是,你心跳……好快啊。」

于是他红着脸说。

「噗嗤……」

「笑什么啦!」

「没有……只是,少天的心跳,也很快哦。」

废话,跟自己喜欢的人这样抱着心跳怎么可能不快啦?

黄少天腹诽,又因不经意就得到了正确答案而愈发地把脑袋埋到喻文州怀里。

我在因你而心跳不已。

明明十个字都不到的句子,却徘徊在口中怎么都说不出来。

「啊,那什么,话说文州你好轻啊、我送你去医务室的时候还怕抱不来的……」

按说的话,喻文州比黄少天高那么三厘米,体型相当,虽说偏瘦,但也不至于轻得那么离谱。

他忽然爬起来,撑在喻文州身上——居高临下的那种,然后故作恶狠狠地吻了对方的嘴唇,终了的时候还留恋地蹭了蹭。

「你肯定……肯定没有好好吃饭,还熬夜——对不对!不准反驳,好几次我晚上起来你还没睡的。」

喻文州举双手投降状,还温吞着反驳黄少天:

「其实也就这个星期熬得凶了点……」

小狮子听了快要咬人了,下一秒却软了下来,被喻文州扯怀里温顺地任撸毛。

「——还不是想和你一起拿到总冠军嘛。」

那就,原谅你这个喻好了。

他嘟囔,然后深吸了口喻文州怀里的空气。

果然啊,他很喜欢这个气息。

果然啊,他很喜欢这个喻文州。

。。。。。。

喻文州最终还是缺席了下一场比赛,在黄少天的软磨硬泡下。

队长因病缺席,副队长带队主场作战,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一众队员还记得黄少天临出发前恋恋不舍地拉着喻文州的手半天,再拉着队医千叮万嘱他一定要照顾好队长,才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被队员们架上去机场的巴士。

「文州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那我上车啦。……」

「黄少就打个比赛而已,凌晨的飞机就回来了,不用这么恋恋不舍的吧?」

「靠,懂什么,我这是关心队长身体!」

知道真相的郑轩表示呵呵。队里还有两三个前辈是看着黄少天和喻文州长起来的、或多或少也约摸知道两人的关系,去的路上、回来的路上在车上也就轮流打趣了黄少天几番。

最终他们比赛完了,下了飞机、坐着大巴回到俱乐部的时候,食堂准备好了宵夜 ——喻文州也拖着没好全的身体呆在那里等他们,见到黄少天率先进来,便迎上去把赢了比赛、意气风发的少年拥到了怀里。

「少天辛苦了。」

他在他耳边轻声耳语。

黄少天其实脸皮很薄——这是个公开的情报。于是,蓝雨的队员们看着他们的副队涨红了脸推开了抱着他的队长,捂着发红的耳垂:

「大家都饿了吧,吃呀,别看着我们啊……队长你还没好全呢,赶紧吃了我送你回房间呗。」

其实他俩就一个房间。也不存在谁送谁回房间什么的。

也不知是哪个队员带头吹的口哨,总之黄少天听到的时候就差把头埋到装炒牛河的盘子里。喻文州看起来心情颇好地夹了一筷子冰镇秋葵到他嘴巴里,黄少天倒是想都没有想就张嘴咬了。

然后嘛,自然是哭丧着脸捂着嘴控诉喻文州这一行为多过分了。

吵吵闹闹地一直闹到三四点,这群人才散了。

黄少天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换好睡衣坐在床上了,暖黄的床头灯在昏暗中笼出一片可安憩的空间。

他的喻文州在暖光里,靠在床头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他并肩的伙伴、他所中意的恋人,在暖光里等着他——黄少天觉得暖透了,三步并作二扑上床去,喻文州恰好就伸出手接住了他。

「……今天赢了比赛啦,文州你研究的战术真的很有效诶——唔,喜欢你。」

黄少天窝在喻文州怀里倒豆子一样说着那些有的没的,末了被亲了脸颊,才收了声音红着脸把喻文州最想听的说了出来。

「是嘛,比赛辛苦了……我也喜欢少天哦。」

黄少天被一记直球砸得不轻,他脸上藏不住的薄红蔓延,终是恶向膽边生凑过去啃了喻文州的嘴唇一口,然后毫无意外地难舍难分——蹬掉睡裤的时候,他想:怪什么好呢,灯光太暧昧?肾上腺素分泌太多?还是,他太喜欢喻文州、或者喻文州太喜欢他?

末了他开始扭腰摇晃,在喻文州过分强烈的爱意中随波逐流的时候,他又想:管它呢。

总之他们互相喜欢,这就够了。

评论 ( 2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