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所有内心柔软之人都会被温柔对待。
胸大无脑傻白甜。
虽然很糙但是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很皮。
是个姬佬。
车瘾患者。
抑郁症。
除了飙车和杀鸡一无所长。
除了行动力和肾之外一无所有。
是个没卵用的废物。
实际上行动力出奇的高。
意料之外的是个九流汉化组的肾。
日语系废柴。
【划重点】是个变态。【划重点】
【划重点】CP洁癖很严重【划重点】
【划掉】我可以单身【划掉】我CP必须结婚!
经常发神经。
脑洞大多有毒。
但是又有很多脑洞。
预备役语文老师。
文言文疯子。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为芬达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想把文州当儿子养x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不用那么矜持的。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我这辈子要写十本书,其中九本是黄书,我想,这个,功德,无量。
冯唐是我爱豆。

【喻黄】喻文州与龙的轮(ga)舞 (1-5)

*跟天使龙没有一毛钱关系。
*跟某些事也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流ooc
*认真你就输了。
*到最后肯定会变成——(龙)天:雷有几中意我吖? 喻:好中意。

1-

喻文州算是个文官。

不过帝国里尚武,所以他勉勉强强还是能打的。

为什么我们要这么介绍他呢,文官不是应该说说主要工作有什么过人之处为老百姓谋了多少多少福利的么?

非也非也,主要是,他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文官啊。

在一切开始之前,先交代清楚——他,喻文州,是个王子。也就是那种童话里一抓十个有九个要去救公主、还有一个要去吻公主的生物——当然他不需要去救公主,更不需要去吻公主。

那他需要干什么呢?

他不知道,百无聊赖地走在王城的砖块路上,捧着他刚从住在森林里的师父索克萨尔那里顺回来的魔法书。

2-

喻文州有个远大的志向,成为一个名满天下的术士。

他的父亲,这个国度的王觉得这不OK。但是喻文州倔,把自己同父异母、年仅三岁的弟弟推举为继承人之后撒丫子就往森林里、他师父所住的地方跑。国王愣是逮不住他——他进不去,喻文州也不出来,于是只好派侍卫拿着铁皮喇叭昼夜不停地往树林里喊话。

听说最后喻文州答应出森林的时候,喊话的画风已经是这样的了:

【你要当术士就当吧。】

【父皇答应你的要求,只求你一年回三趟家——】

3-

「故事就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那个年代还崇尚魔法,海的那头还有巨龙,书上说,龙息所到之处寸草不生,龙所踩踏之处生灵涂炭。」

而喻文州打量着自己跟前化形为人之后随便扯了几片大树叶遮住的少年,半晌:

「……你便是,龙?」

对方衣不蔽体似乎还有点窘迫:「看、看什么啦,本少是龙啊货真价实的那种!」

喻文州依旧疑惑地看着他。

金黄的发犹如阳光般亮眼,眉目里都是自信的骄傲,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圆得过分,利齿化为人形之后还变成了虎牙——除了脖子上有一圈纹路像是龙鳞一般样式的皮肤之外一切都彰显着,这是个可爱的男孩子。

「看、看够了没啦!」

「那,你为什么会抓我来这里呢?」

「怪你画的那个破召唤阵去,你画少了一个字符吧?结果就变成召唤龙的阵法了。」

那人——那龙见他歪着头疑惑,叹了口气:

「要不先在我这里呆一阵子?我暂时可没有法力送你回去……对了,我叫黄少天,你叫什么?」

「……黄少天?」

喻文州沉吟了一会觉得这不魔法,龙居然有一个这么平易近人的名字——不对西幻大陆设定里顶着个东土名儿的自己本身也很不魔法。

「诶,这瞎取的……话说你叫什么?」

「喻文州……」

黄少天——那龙高兴地一拍手。

「那我就叫你文州好啦。」

4-

书上说龙是一种十分高冷的生物。

月亮升起的时候,喻文州看了眼伏在自己膝头像是在思索什么的生物,忽然来了兴致,拉了撮他的金发,细细地编了起来。

「干嘛啊你——」

黄少天有点不耐烦,却也不乱动,噘着嘴嘟囔了一句。

可喻文州编得用心,也不回答他,就末了从自己的袍子里掏出条发带,给他系上。

「……什么小姑娘家的玩意儿嘛。」

黄少天抱怨。

「不是小姑娘的,是我的……嗯……从出嫁的姐姐的袍子上剪下来留作纪念的。」

「……等等那原本还不是女孩子的东西!?」

「那也不是小姑娘的,是大姑娘的。」

喻文州笑着纠正道。

5-

月在天空正当间的,黄少天打了个哈欠,然后他让喻文州往边上去一点——还没等喻文州反应过来呢,他就变成了龙身。

金棕的鳞片随着他的呼吸轻轻颤动。

「我可以睡你身边吗?」

喻文州熄灭了火堆,看着黄少天的鳞片在月色下透露着清冷的光泽,他咽了口唾沫,轻声问。

「你睡啊……人类顾这顾那的真麻烦——在岛上有天哥罩你啦!」

也不知道这条龙是从哪里学回来的江湖习气,说话总有些粗鲁的词汇——确实在从小受贵族礼仪的教育的喻文州眼里是粗俗了点。

但是,真实得可爱啊。

他默默下着定论,然后在龙温热的鼻息中渐渐睡去。

—TBC—

评论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