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姬佬。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怕是住在停车场里的老司机。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德国骨科欢迎我

是个预览而已,我只是憋不住。

A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这份感情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

这份不伦的喜欢到底是从什么契机开始发酵成现在这样的。

只知道,回过神来的时候,亲吻早已蔓延发酵,拥抱的暧昧刚好,那双不属于自己的眸子里映着自己的模样,所有情绪的失衡点似乎就是这一刻。

就这么,沦陷了?

就这么,沦陷了。

相拥着下坠到未可知晓的禁忌当中。

「但我是,喜欢你的。」

「不,该说是,爱着你的。」

B

Pi忘不掉十岁那年父亲领着个阿姨回家的情形。那个打扮得精致的女人身后躲着的银白头发的男孩子,用一双红蓝异色的圆眼,盯着他不住地看。

芬达自然是不会忘记那一年,母亲带着自己进这个家门的情形的。粉发红瞳的大哥哥在沙发上,有意无意地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即将或者该说本来就身为一家之主的男人讨好地将他们两个推到庭院里去玩,而后将注意力都专注在那个女人身上。两个小孩子沉默半晌,年纪较小的芬达终是破冰一般地朝对方伸出了手。

「那个,我叫芬达……听妈妈说,你是我的新哥哥。」

「……是这样,的吧?」

神啊,他可以说不是的,他明明可以那样,可是,可是……

「是,我叫Pi。」

就这么,回应了。

「……那皮哥哥,我们去院子玩儿好不好?」

「嗯,好。」

秒答。

===可能会有后续吧===

评论 ( 5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