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姬佬。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怕是住在停车场里的老司机。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P芬】相见欢-柒

【注意事项】
 宫斗脑洞
我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
总觉得不写出来寝食难安
总之就是搞基= =
OOC在所难免= =  

可能下周外出然后这周要去医院复诊……能更多少是多少啊23333
==================

芬达搬到了Pi的宫室里。

虽然他知道宫人们肯定议论不少,但是有什么办法,一大早他被Pi扛上辇娇去请安,回来的时候平日居住的宫室已经被搬得干净。

他赌气似地一屁股砸在Pi的床榻上,床板有点难以承受般地发出一声闷响。

「你就不能问问我?」

Pi表示人我扛过来就成怎么还需要问。

芬达无言以对。

于是就算他还有一肚子的话想要反驳Pi,也咽了下去。

所以芬达顶多就赌气地拒绝吃饭。然后被Pi逼着进食,刚开始的几天几乎每日如此。

「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

「你就不能考虑下我?!」

完了,针锋相对,眼看着就要吵起来,Pi眼疾手快地塞了芬达一嘴桂花糖糕,成功将芬达所有的话堵了回去。

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

「乖,出宫了带你去游山玩水。」

完全无言反驳。

晚上,躺在Pi的床榻上的芬达全然入睡不能,他翻了几次身,最终换来了还未上床睡觉的Pi的注意。

「这么转,床要塌的。」

「睡不着……」

「那就来帮我磨墨……」

芬达踌躇地下地,然后更踌躇地挪到了Pi
的边上,他觉得喉头像是梗了东西在,可是要说的话早已在脑海徘徊欲出。

「皮……我……我也……」

「****」

「听不清。」

「不说了,妈的你肯定听到了!」

「……好吧,所以你睡不睡?」

「都说了睡不着啊……」

「那正好。」

春宵一刻值千金。

芬达自己坑了自己,然而又没办法诉苦。

第二天自然是没法好好走去请安的,Pi似乎早预料到,提前差人去告了假,然后气定神闲地坐在床榻边上,端着送来的早餐。

「芬达,起来了。」

「不起。」

「再睡我掀被子。」

「掀啊掀啊,反正我不起。」

Pi无言,走到桌前放下了手里的托盘,然后折返回去,一把掀起了褥子。

芬达直接被掀到了墙上。

疼啊。

芬达捂着鼻子半天说不出话,然后被Pi从背后一把从床上扛了起来;外室候着的宫人听声儿便知道要干事儿了,麻利地准备好了梳洗的东西,毕恭毕敬地端了过来。

芬达看着替了宫里姑姑的工作拿来外袍的Pi,不知该说什么。

这日子未免也太好了,贵妃亲自来服侍自己耶。

虽然这贵妃跟自己一样是男的。

有什么……关系呢。

有什么关系嘛。

似乎有那么一句【我心悦你】就足够了,不是么。

「今天去请完安之后,跟我去见皇上。」

「哈?」

芬达差点一口漱口水喷在Pi的脸上。

「商量出宫的事。」

「哦…」

不知为何芬达已然脑补出Pi拿剑指着一个疑似皇上的男人的喉咙逼他放他们出宫的画面。

吓得他一脚踩错楼梯摔在了Pi的怀里。

造孽哦。

===tbc===

评论 ( 2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