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姬佬。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怕是住在停车场里的老司机。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P芬】各种各样的电影Paro-2

*作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写,总之就是电影里狗粮吃多了有点心理不平衡?
*OOC不可避
*恋爱是他们的锅是我的。
*作者残疾,打残疾人犯法x

新年快乐www

4、红x粉.ver

作为一名地下格斗者,除了自己的命以外,似乎也没什么可珍视的了。

Pi曾经这样认为,直到他在擂台上看见了那个男孩子。

白皙的脸上挂了彩,异色的双瞳倒映着白炽灯的光芒,很夺目?不,不该这样说,还是说,很吸引目光好了。

当然,他并没有因对方长得好就手下留情,照样把人打得爬不起来。其实他原本是想留留情的,可是对方不依不饶地非要起来继续打,为了尽早结束比赛他只好昧着心把人打趴下了。

好吧。

好吧。

后来他又在更衣室里见到了他。

那张脸挂彩了也是好看的。他感慨了一句,然后看着他在瞥见自己的身形之后逃似的进了淋浴间。

他后来又把他打惨了几次。

终于有一次,他尾随那个瘦削的身形进了淋浴间。水雾之中他看到对方淤青了大块的背,不知为何保护欲就被触动了几分。

「芬达,你会被我打死的。」

「然后呢,死就死,怕你啊。」

「你为什么要那么拼?」

「…………为了活下去。」

很让人心痛的回答。

下意识地驱使,他从背后抱住了这个矮自己一个头的少年,也不管蓬蓬头还在往下洒水,淋了自己一身。

「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相信我。」

满脑子发懞的芬达机械地点了点头,然后他听到自己咽唾沫的声音,很响很清晰。

为什么会相信这个人呢,明明身上的伤都是拜他所赐,难道自己是斯德哥尔摩病人吗。

可是。

就是这样相信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淋着蓬蓬头里出来的温水的人,似乎找到了令自己珍视的存在。

5、家有喜事1992

「不带对象不准进家门啊。」

电话里麦扣麻麻是这么说的。芬达挂了电话只觉得耳边一阵刺痛。

找个妹子來陪自己演戏吧,身边的都是想给自己找男朋友的。找个损友來装自己男朋友吧……行得通是行得通,然而总觉得哪里不对了。

然后他就……找到了自己的损友Pi。

粉发红眸的人考虑了半天,看着芬达在他跟前仰着脸等了半天,然后挑挑眉点了点头。

「成。」

然后就这样了。

12问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然后把喝了三杯茅台的芬达推进了Pi的怀里,讲两人推进了芬达的卧室。

「不是,其实我们……」

Pi想解释,但是来不及解释房门就被关上了。

好吧。

其实也没差。

他开心就好,可不是么。

评论 ( 1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