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姬佬。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怕是住在停车场里的老司机。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P芬】我眼中的你和你眼中的我-拾

注意事项:
脑洞来源@A_BINGGGGGG 画的条漫
手机作业困难更新不定时
如果OOC你们就打我吧
但是作者现在残疾,打残疾人犯法x
标题这样是因为手机打不出带圈数字x

==============

芬达把自己吓得不轻。他躲进自己房间里,躺在床上发呆。

眼前是一片黑。

毕竟开不开灯对他来说从来都没差,省点电费也应该。

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关于恋爱,关于同性之间的爱情,他什么都不懂。虽然他有羡慕过陆夫人和他的助手散人过分和睦的爱恋,但是当一切的主人公变成他自己的时候,什么都变了。

和Pi谈恋爱?

虽然有点难以想象,但是似乎……那也算是挺美好的事。

完了完了弯了。

躺在床上发呆的人吓到了自己,again。

但是即使如此,即使如此,他也没能说服自己去想没有那个人存在的生活。

以为会不习惯两个人生活的人是自己,认定会不习惯回归独自生活的人也是自己。

那么问题来了。

自己到底,想要怎么样的结果?

他是喜欢Pi的,芬凰院凶达是喜欢Pi的。

然后呢?

想把这一切告诉他,把这一切都说出,能做到吗?

他怯懦地否认自己会有这份勇气。

可是,可是啊,不说出来,怎么可能会有结果呢?

陆夫人找自己谈心的时候这样提醒过,当时自己是打着哈哈糊弄过去的,可是到了不得不面对的时候,他还可以这样逃避吗?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比心跳要响得多。

是那个人。

「芬达,我们……谈谈吧。」

谈谈,他说要谈谈。芬达怀着混乱不堪的心思给Pi开的门,他能感到门外也是一片黑暗,那个人站在门外,也许正看着他。

「谈……什么啊。」

「谈恋爱。」

「屮你大爷的谈恋爱!?」

虽然芬达的反应不太对,但是Pi就是来跟他谈恋爱的。

他们在客厅的沙发上谈了半宿,最后Pi实在憋不住,在微微泛出光的灰蓝天色下,亲吻了芬达。

懵逼的芬达还没来得及回味那个吻之中的滋味,Pi的话就如同熔岩炸裂在了他耳际。

他说。

「和我交往吧,芬达。」

然后扯下了蒙着那双眼眸的绷带。

东方际白。

芬达说不出什么,他只知道日出的光很耀眼,比那更耀眼的,是Pi在日光中神色温和的脸。

他看见了无比美好的一切。

他曾以为自己不会有这么一天,直到刚才,有个人为他打破了一切桎梏。

眼眶是发热的,然后、然后不由自主地湿润了。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看着Pi的脸就这么哭了。

语言在此时都是苍白的。

他们拥抱、亲吻彼此,然后是再次紧紧地拥抱。

「我看见你了,而且没有改变你的时间……」

芬达说着这一切,有点像喃喃自语的话语却真切地回响在两个相拥着的人的耳际。

「皮……我想,我大概……真的……」

「很喜欢你。」

这就足够了。

没有什么比相互喜欢更重要的了。

【在那之后】

陆夫人虽然有点诧异事情发展得这么快,但是也是第一个发来了贺电,顺带第一批前来造访的人。

第一次看到芬达不蒙着眼睛有点不习惯。

「以后就这样见人了?」

他这样问芬达,对方心情愉快地点了头,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补充道:

「当然,有委托的时候还是蒙上的……」

「看起来神秘点嘛。」

所以说,中二是病,得治。

===Fin===

评论 ( 1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