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姬佬。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怕是住在停车场里的老司机。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P芬】我眼中的你和你眼中的我-玖


注意事项:
脑洞来源@A_BINGGGGGG 画的条漫
手机作业困难更新不定时
如果OOC你们就打我吧
但是作者现在残疾,打残疾人犯法x
标题这样是因为手机打不出带圈数字x
==============

自从上次芬达被绑架之后,Pi的态度莫名地就,过度紧张了。

芬达对此表示哭笑不得。

但是他也不好跟Pi说【你不要这么紧张我】,毕竟人家肯定出于好意,只是表达失误罢了。

Pi不擅长表达关心。

他知道,Pi本人也知道。

如果Pi有时不站在公共厕所门口等他就好了。

关心过度啊。

陆夫人得知之后除了发出一句【你们啊,太给了】的评价之外,还有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芬达腹诽【你和你家助手还不是给破天际!?】,但是为了不被立flag他还是保持沉默。

人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

事情就是这么地简单。

他想了想,觉得思考这个太不符合他的懒人准则了,于是他戴着换回来了的绷带,安逸地继续躺在阳台的藤椅上晒太阳。

像只慵懒的猫。

Pi默默在心里评价道,然后把芬达中午留在饭桌上的碗扔进了洗碗盆。

毕竟猫控。

也不知道为什么,芬达开始觉得家里有另外一个人安心多了。

错觉吗。

并不是的,他也不乐意再自欺欺人,就是单纯地认为,Pi在这个家里的时候,实在,太温馨了?

温馨。

这词在他脑海里一蹦出来,芬达立马就被自己的想法吓得滚到了阳台地板上,瓷砖膈得背脊生疼。

厨房里洗碗的Pi听到动静出来一看,没好气地走过去提溜起滚下地的芬达,将人放回到椅子上。

「你就不能乖乖的,让我省心点?」

「皮,你是不是把我当小孩子啊。」

偏偏被提溜起来的人继续执拗地问,实在没辙的Pi耐着性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按住芬达的肩头。

「听好了芬达,我根本没有……好啦,如果你再闹我就把你当小孩子。」

好咯不闹咯。

虽说回答得有点敷衍,但是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重新躺回了躺椅上的芬达心情颇好地哼了个调子。

顺带,他拒绝透露心情好的原因。

给破天际了。

他想,他全然不能否认这一点,有什么萌芽出来了,完全不可控地。

他喜欢Pi。芬凰院凶达喜欢Pi。

这是他不敢承认又不能否认的事实。

自从上一次的绑架惊魂之后有什么就彻底萌生了,疯狂地滋长起藤蔓,将所有的丝线都缠绕,让它们牢靠得难以突破。

着份悸动是不可以有的。

为什么不可以?

他也说不清。

今晚陆夫人他们又过来蹭饭,Pi做了一桌子的菜,跟芬达两个人干瞪眼……噢不对,干瞪绷带瞪了半天才等到陆夫人带着散人登门。

「怎么,这么安静?」

一进门陆夫人就觉出不对劲来了,但是你想啊,在同一屋檐下生活的两个人,再有矛盾也不可能成这样,这里头的猫腻,可大了。

他向散人使了个眼色,他的助手也不动声色地回了他一个眼神,Pi将他们的互动看在眼里,觉得他们才是给破天际的那对。

这顿饭吃得没什么滋味,毕竟餐桌上的四人都各怀心思的样子。

晚饭过后,趁着Pi去洗碗的当口,陆夫人把芬达拉到了阳台,陪同的还有一个散人。

「芬达啊……不知道夫人我有没有猜错……你啊……」

「……是不是喜欢Pi?」

芬达就差没有一口茶喷他脸上。

他认识的陆夫人不可能那么直球。

然而这就是他认识的陆夫人。

GG。

但是,有那么明显么?他喜欢Pi的这件事真的有那么明显?

就和往常一样啊,插科打诨间偶尔肢体接触下,谈话也不自觉地变成互损。

虽然他们俩的关系本来就好得超过了正常人理解的范畴。

好想解释清楚,但是越是解释就越像是掩饰,越是掩饰,正表明,那便是事实。

他是喜欢Pi的。

药丸。

要完。

===TBC===

评论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