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半边残废的字典典典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是个芬厨,不对,芬吹。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残疾人,是个秃头给,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P芬】我眼中的你和你眼中的我-捌

注意事项:
脑洞来源@A_BINGGGGGG 画的条漫
手机作业困难更新不定时
如果OOC你们就打我吧
但是作者现在残疾,打残疾人犯法x
标题这样是因为手机打不出带圈数字x
==============

Pi会来么。

又开始这么想了,脑内伴随而来的还有陆夫人“给炸了”的评价。

芬达试图劝说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件事,可是脑子就是不听使唤地在运转。

怎么办。

能怎么办?

除了等Pi来救自己之外好像真的没法子了。

GG。

芬达想要拼了命否认心里的那点憧憬,然而又不想让那丢丢憧憬落空。

承认吧?

承认甚么?

承认自己是喜欢着Pi的。

不行,不可以,太给了,给得他立马就在心里踩了这个结论百八十脚。

但是啊,但是,别的结论似乎真的得不出来了。

「喂,你的那个搭档到底在不在意你呀?」

「他要是不来的话你的眼睛可就不保咯。」

芬达保持着静默。

眼睛不保,说不怕是假的,虽然都是看不见东西,但是唯一的希冀被夺走的话,自己会有多绝望啊?

只好祈求那个人真的会来。

剩下的都是静默了。

「芬达!」

就在眼泪快要打湿绷带的时候,他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被熟悉的声音唤起。

他来了!?

芬达觉得自己浑身一个激灵,耳朵的神经都被那个声音牵引去了注意力一般……似乎也不该这么描述,至少他咽唾液的声响在他听来也大得很。

而后是一片混乱,芬达听到拳脚砸在身体上的声响,还有一些不属于Pi的痛哼。

然后的然后,捆住手腕的绳子被解开了。

Pi来了,Pi真的来了。

「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还是说饿了?」

对方扳住他的肩头问得仔细,语速更是比平日都快了不知多少,脑子发懵的芬达愣了半天,不知什么驱使着,一把紧紧地回抱住了刚解了他手腕上绳子的Pi。

「芬达?」

「别动……让我缓一会儿。」

实际上也不是要做什么,就是单纯地寻找点安心感的拥抱。

他在黑暗之中独自惊慌了那么久。

这个人在他的脑海里徘徊了那么久。

现在,终于。

终于可以安心下来了。

安心地,拥抱一下,这个同自己处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牵扯去了自己许许多多的注意力的人。

这会有多好。

这会有多给。

都随意了。

「你真的没事?」

「难不成还是假的吗……除了腿软我一丢丢事儿都没有。」

然后他就感觉一阵失重,不必问肯定是Pi将他抱起来了,芬达下意识就搂住了对方的脖子,虽然他觉得这个姿势肯定很糟糕。

「回家吧。」

那个人这么说了,声音温柔得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觉得仿佛深入到了骨头里,如同丝线般牵引起了不知名的情愫。

「好,回家。」

芬达点着头回应,然后被pi摁到了他的胸膛前,听见那慢慢缓下来的加速心跳。

就这么安心下来了。

芬达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切。

他想,大概,他真的喜欢着Pi吧。

这可,给炸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