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半边残废的字典典典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是个芬厨,不对,芬吹。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残疾人,是个秃头给,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P芬】我眼中的你和你眼中的我-柒


注意事项:
脑洞来源@A_BINGGGGGG 画的条漫
手机作业困难更新不定时
如果OOC你们就打我吧
但是作者现在残疾,打残疾人犯法x
标题这样是因为手机打不出带圈数字x

Part three

芬达最终还是换回了绷带。

虽说他本人的说辞是【用绷带习惯些。】,但其中当然也有被Pi劝得不耐烦的原因在里面。

至少Pi吃饭不会再笑喷了,挺好的。

挺好的。

就是看着又觉得整个人都散发着中二的气场罢了。

不打紧。

Pi安慰自己,Pi又不知道为什么安慰自己。

千言万语汇成来蹭饭的陆夫人的一句话。

【你们啊,给炸了。】

讲道理换个眼罩都跟给媳妇打扮似的,不给吗?

Pi不知该如何反驳。

对此芬达倒是无所谓的,他倒也乐意感受Pi吃憋。

也说不清这是什么恶趣味,就是乐意。

得知此事的Pi觉得自己简直日了狗。

很快的,委托又来了,这次的委托人神秘兮兮的,非要芬达一个人去,还说什么为了不透露委托内容会多付一份保密费。

芬达知道当然说好,背景冒着小花就确定了见面时间,顺带交下了银行卡,以及千叮万嘱Pi不要跟来。

Pi拗不过芬达,逼对方在自己手机里存了电话号码之后才放人出门。

当然二十分钟之后,接到勒索电话的他就后悔了。

是的后悔了,他后悔没和芬达一起出门了。

勒索电话的内容嘛,他倒是记住了赎金金额和交赎金的地址,以及芬达有些失措的声音;其他的?其他的他倒是什么都没记住。

芬达被抓了,芬达被绑架犯抓了,芬达真的被绑架犯抓了。

脑海里快速闪过这样的句子。

着急了?

该这么说?

……

芬达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日了狗。

他被捆在椅子上,要能睁开绳子他现在就绝对不会是这个境况了。

第一次觉得自己拥有的能力有点废。

他消沉地想。

Pi会来救自己吗。

他又不由得想。

Pi来救自己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呢?

完了满脑子都是Pi了。

有点糟糕。

他听到那些人在商量,收不到赎金就挖掉他的眼睛。

怕。

说不害怕那都是假的,他坐在那里,手腕被捆得发疼,身体不自觉地发抖发颤。

已经多久了啊?

被抓来这里大概已经半天了,肚子空得可怕,唯一庆幸的是出门前被逼着吃了早饭,不然现在饿昏过去也是有可能的。

「你最好乖乖呆着,我们脾气上来了可保不准会做什么。」

那些人为首的这么说了,语气不善。

芬达觉得自己手上的绳子被拉紧了些,然后只听到门被拉开的声响和远去的脚步声。

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一片漆黑,一片寂静。

空气里都是无声的静谧。

========

说Pi不着急那是假的。

他不知道自己急什么,芬达死了的话他也就没必要再呆在这里,这没什么不好的,他有的是自力更生的法子。他知道。

或者该换个说法。

不知所措。

是这样吗,对,是这样的。

所以,不能失去芬达。

给炸了,可那有什么办法呢?

他比想象中,更在意那个神神叨叨的家伙。

给爆了哦。

那又如何?

他揉了揉太阳穴,报警肯定是不行的了,准备好赎金的同时,再想想市里有什么废弃的仓库一类的地方能供犯人藏身好了。

Pi咬了咬嘴唇,看了眼芬达的房间门,然后莫名地就喃喃了起来。

「我会救你的。」

也不知道是在告诉自己,还是在告诉那个听不到的人。

===tbc===

评论 ( 1 )
热度 ( 4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