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所有内心柔软之人都会被温柔对待。
胸大无脑傻白甜。
虽然很糙但是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很皮。
是个姬佬。
车瘾患者。
抑郁症。
除了飙车和杀鸡一无所长。
除了行动力和肾之外一无所有。
是个没卵用的废物。
实际上行动力出奇的高。
意料之外的是个九流汉化组的肾。
日语系废柴。
【划重点】是个变态。【划重点】
【划重点】CP洁癖很严重【划重点】
【划掉】我可以单身【划掉】我CP必须结婚!
经常发神经。
脑洞大多有毒。
但是又有很多脑洞。
预备役语文老师。
文言文疯子。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为芬达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想把文州当儿子养x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不用那么矜持的。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我这辈子要写十本书,其中九本是黄书,我想,这个,功德,无量。
冯唐是我爱豆。

发个神经,私设两个人都抽烟。

比赛输了,黄少天会躲到天台抽烟。

喻文州知道,虽然黄少天一直都是把烟味散完再回来的——他就在天台另一个角落里,或者该说是黄少天的盲点里,同样地点燃着手中的香烟。

喻文州以为黄少天不知道他在。

直到那一天,总决赛对轮回,输得很难看——黄少天眼睛肿肿地跑来天台的时候他已经在了,他听到响动,一回头,那个少年就叼着烟站在他跟前。

「队长,借个火……没带打火机。」

喻文州闻言笑了,揉揉他的头,没掏出火机,而是凑过去用自己嘴上冒火星的烟头蹭了黄少天嘴边的烟,笑着说:

「原来少天知道我在这的呀。」

评论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