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你还愿意看我发神经。
没什么内涵。
不是个正经人。
脑袋里怕是有个高铁站。
胸大无脑傻白甜。
虽然很糙但是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很皮。
是个姬佬。
车瘾患者。
抑郁症。
除了飙车和杀鸡一无所长。
除了行动力和肾之外一无所有。
是个没卵用的废物。
实际上行动力出奇的高。
意料之外的是个九流汉化组的肾。
日语系废柴。
【划重点】是个变态。【划重点】
【划重点】CP洁癖很严重【划重点】
【划掉】我可以单身【划掉】我CP必须结婚!
经常发神经。
脑洞大多有毒。
但是又有很多脑洞。
预备役语文老师。
文言文疯子。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为芬达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想把文州当儿子养x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不用那么矜持的。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我这辈子要写十本书,其中九本是黄书,我想,这个,功德,无量。
冯唐是我爱豆。

【喻黄】袭击面包店 (上)

*向村上春树先生致敬x
*只是发个神经而已
*ooc
*一个披着不知道什么故事皮的爱情故事。

*
黄少天强忍着饥饿带来的胃部灼烧感,打量着跟前的面包店的老板。那是个肤色白皙的年轻人,约摸和自己差不多大吧。身上的制服和围裙都意外的干净,看到自己手上拿着刀对着他,明显惊诧了几秒——然后又抿着嘴笑了。

「笑什么啊,打劫你懂不懂!听不懂人话吗!?」

于是他急吼吼地嚷嚷。

「嗯……我知道了,你尽管来这里取钱,我不会报警的。」

年轻的老板收起诧异的表情,抿着嘴微笑,做了个【请便】的动作——显然他是认得他的,所以刚开始会有些小诧异。

「我不是要钱!」

似乎是为了配合他这句话,站在柜台外的青年肚子发出了一阵饿极了的肠胃蠕动的声响。青年略尴尬地站在柜台外,神色不自然到了极点地开口。

「我是来打劫面包的,打劫你懂嘛,虽然我也很想买可是我身上半个钢镚都没有……总之我打劫面包!」

他话到末尾开始碎碎念起来。

「那不用打劫的呀。」老板从柜台里探出小半身子,那人琥珀色的眼睛睁大了些,又紧张地抓起到来防备,却被他用手抵着侧刃轻轻格开了刀。

「我需要一个听我念书的听众……工钱嘛,就吃面包吃到饱,怎么样,少天?」

对了,他现在终于想起他的名字来了,是个勤工俭学的好孩子,总是在晚上十点关店之前赶来买特价的面包的——黄少天,跟他本人的发色一般听起来就耀眼的名字。

那个青年——黄少天,踌躇了几秒,终是点了点头。

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

黄少天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听,喻文州的声音是很适合朗读的那种——他也说不清,很低缓,又莫名地能勾住人的思绪、带着其漫步在文字构筑的浪漫意境里的。总之就——很好。他评判不上那大概算什么类型的声线,但是心底的小思绪早就被勾跑了。

薄薄的小本子很快就读完了。

是个绘本——喻文州随手从架子上拿的,他已经尽可能慢地读了,只是实在是没多少内容。末了他抬头看一眼黄少天的神情,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亮晶晶的,似乎还意犹未尽,连手上剩下的三分之一个甜面包都只能在风扇搅动的气流中颤抖。

「你要不要再听一本……顺便尝尝起司蛋糕卷吧。」

「诶、可以么?」

「吃吧,反正今晚也是要处理掉的。」

黄少天心满意足地捧起了喻文州递过来的蛋糕卷。

喻文州又开始读了——这次是《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故事。

「爱丽丝一点儿也没摔坏,她立即站起来,向上看看,黑洞洞的。朝前一看,是个很长的走廊,她又看见了那只白兔正急急忙忙地朝前跑。」

黄少天也是读过这本书的,但是从来没有那么细——大约是喻文州的声音里有魔法吧,大约是这样大约又不是这样,总之他实在是说不上。

第一章读毕,黄少天摸摸自己已经有些饱腹感的肚子,捂着嘴打了个小小的嗝——天,他这是不知不觉中吃了多少?

喻文州抿着嘴笑了,他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的。然后他站起身摸了摸黄少天的栗毛脑袋:

「下次饿了可不能去打劫了,我这里会一直给你留面包……没开门的话,我就住在楼上。」

再然后,他把一袋子包装好了的肉松面包塞到了黄少天怀里:

「太晚了,回去吧。」

—tbc?—

评论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