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所有内心柔软之人都会被温柔对待。
胸大无脑傻白甜。
虽然很糙但是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很皮。
是个姬佬。
车瘾患者。
抑郁症。
除了飙车和杀鸡一无所长。
除了行动力和肾之外一无所有。
是个没卵用的废物。
实际上行动力出奇的高。
意料之外的是个九流汉化组的肾。
日语系废柴。
【划重点】是个变态。【划重点】
【划重点】CP洁癖很严重【划重点】
【划掉】我可以单身【划掉】我CP必须结婚!
经常发神经。
脑洞大多有毒。
但是又有很多脑洞。
预备役语文老师。
文言文疯子。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为芬达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想把文州当儿子养x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不用那么矜持的。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我这辈子要写十本书,其中九本是黄书,我想,这个,功德,无量。
冯唐是我爱豆。

【庙药恶友】恶友地久天长~♪

这三篇标题要连在一起唱出来了2333333
ooc
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能出本【恶友集】

13-

晚饭过后,王杰希在沙发上做了个梦,他梦到了很久以前,他们都还没退役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在B市六环开外吃完宵夜,三个人合喝了一罐啤酒后勾肩搭背地耍酒疯耍到五环的事来。

梦里他左边挂着个喻文州右边挂着个黄少天,步履艰难地走啊走啊,忽然就摔了个瓷实。

然后梦醒了,他从客厅的沙发上摔了下来。

噢是了,今天比赛日,黄少天上班,喻文州加班,他,空巢老王,实在看不下去现在的新人的老土打法,关了电脑在沙发上寂寞地一个人打盹。

看了看时间,他们俩也该回来了。

手机上来了信息:

【大眼你要什么宵夜我们给你打包啊。】

他回得像个酷boy:

【随便。】

14-

这【随便】嘛,有很多种理解方法。

王杰希开门看到提着外卖的方士谦的时候吓得两个眼睛都一样大了。

「小队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意外,惊吓,不开心。」

然而他已经不能把已经进门了的方士谦重新赶出去了。

好吧,重点是他的两位恶友,还颇贴心地补来讯息:

「呐,王给嘿,宵夜送到啦,你要的【随便】,好好吃完早点上床睡觉啦,我们赶飞机回去看小卢。」

黄少天我操你丫的。不对,黄少天我让喻文州操你丫的。

他冷漠地想,又冷漠地看了一眼在沙发上坐成乖巧的方士谦。

叹了口气。

15-

「怎么就回来了?」

「想小队长你了呗。」

「那,回来就去找喻文州黄少天?」

「这不是知道你们三个住一块嘛,总得让他们挪窝才能过二人世界嘛。」

王杰希忽然觉得,自己长久以来打扰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二人世界是不是有些不厚道。

16-

「喻文州,黄少天!说清楚,谁让方士谦搬进来的?」

面对隔天早上搬着行李住进来的方士谦,王杰希一个电话到G市。

黄少天挖挖耳朵。

「老方求我们的呀。」

挂了电话,王杰希一笤帚砸方士谦的行李箱上。

「小、小队长,我还是先不住进来好了。」

王杰希看了一眼那间放着双人床的卧室。

「你给我住下。」

笤帚一拍地面:

「等一下去买床。」

「嗻!」

17-

过了这周末夏休期就开始了。

今年总决赛还是蓝雨微草两队死磕总冠军,不过,就算怎么在场上死磕,场下都总是一起宵夜的好友。

说到宵夜,那就热闹了。

蓝雨现任队长搂着微草现任副队如胶似漆,两队早已退役的正副队看了,不禁相视一笑。

「杰希。」

方士谦突然单膝跪地拿出戒指盒:

「你愿不愿意……」

18-

「卧槽王给嘿你快答应他呀!老方等你这么久了!」

「黄少天你闭嘴。」

「……我就问一句,家里的事,谁管?」

「你管!」

「答应你。」

啪啪啪啪啪。

【怎能忘记旧日朋友心中能不怀念……】

隔壁桌手机响了。

友谊地久天长。

啊。

王杰希突然感慨,他拉着方士谦,走到喻文州和黄少天跟前:

「举杯同饮,同声歌颂。」

「友谊地久天长。」

然后他们四个干了手里的可乐。

「嗝——」

喝完还不约而同地打了个长长的嗝。

「老方回来才拍拖,原来不是单身狗。」

不知是黄少天还是喻文州总结的,恍惚中王杰希知道自己是笑了,方士谦拉紧他的手。

去他娘的单身狗。

—FIN—

评论
热度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