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所有内心柔软之人都会被温柔对待。
胸大无脑傻白甜。
虽然很糙但是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很皮。
是个姬佬。
车瘾患者。
抑郁症。
除了飙车和杀鸡一无所长。
除了行动力和肾之外一无所有。
是个没卵用的废物。
实际上行动力出奇的高。
意料之外的是个九流汉化组的肾。
日语系废柴。
【划重点】是个变态。【划重点】
【划重点】CP洁癖很严重【划重点】
【划掉】我可以单身【划掉】我CP必须结婚!
经常发神经。
脑洞大多有毒。
但是又有很多脑洞。
预备役语文老师。
文言文疯子。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为芬达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想把文州当儿子养x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不用那么矜持的。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我这辈子要写十本书,其中九本是黄书,我想,这个,功德,无量。
冯唐是我爱豆。

【庙药恶友】怎能忘记旧日恶友,心中还不怀念♪

题目是我随机敲键盘敲的。
ooc
后续?有缘见吧x

0-

王杰希退休了,在微草和蓝雨仍然死磕谁先拿到三连冠、霸图轮回偶尔来捣捣乱的第22赛季,连教练都做不下去了的那种。

他实在是没有精力,虽然才四十不到。

1-

王杰希很想确认一下自己的开门方式是不是不太对。

理论上来说他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在北京遇见顶着^_^这个表情的人的。

但是实际上他就是遇到了,^_^的身后还跟着个OwO,这就着实让人头疼了。

「你们俩怎么会在这?」

理论上来说,这是联盟分给即将入职的员工和已入职的员工的宿舍,如果他们俩在这的话,就说明……

王杰希猛拍了自己的脑门。

王杰希,收起你那危险的想法!

2-

喻文州笑眯眯地慢条斯理地说:「这是联盟分给我和少天的新宿舍,说是还有一个人来住,现在看来,估计就是王队了。」

现在拍自己脑门怕是来不及了,还是拍喻文州的吧。

行凶前2秒王杰希如是想。

那为什么我不拍黄少天的呢?

改变轨迹前一秒王杰希又如是想。

啪叽。

「嗷——王大眼你好狠的心!」

黄少天捂着自己被拍红了的脑门哀怨地看着面不改色地甩甩手上的并不存在的灰的王杰希。

「王队……下手可真有分寸。」

拉着黄少天左看右看了半天发现恋人仅仅只是脑门红了而已的喻文州,也不好说太重的话,只轻描淡写地道。

「你这到底是夸我还是骂我。」

王杰希冷漠。

3-

实际上住着相处下来之后,王杰希发现,其实吧,他们也可以没有外界说的那么水火不容的。

「大眼,出门遛鸟回来记得带半斤蒜回来……不要那种红皮的独头蒜!。」

「文州你出门上班顺路提醒他一下诶要不今晚我没蒜炒菜。」

「行了黄少天,喻文州早穿鞋走了,你说还有什么要带的?」

「啊?这个喻,打游戏又没那么快,溜得挺快啊……3两小葱!小葱啊大眼!不要再买大葱了,不然给你做一个月的卷饼卷大葱吃。」

「你敢。」

「略略略,有什么不敢的。快出门!!」

于是在这鸡飞狗跳的清晨对话结束后,王杰希站在早晨七点半的小区门口,迎着B市朦胧的日头,和空无一个卖菜小贩的街道,深吸了一口气。

耶?黄少天要买什么葱来着?

算了,都买吧。

大概是年轻时用脑子用太多了,电子竞技这种青春饭吃多了,老来总是毛病多一些的吧。

也不是,他还没老呢。

王杰希无奈地拍拍自己的头,走到市场,小贩还跟前踌躇了会儿:

「大蒜半斤……嗯,然后大葱小葱各三两。」

4-

果不其然回去还是被黄少天念了。

当然黄少天也没忍心给他做一个月的大葱卷饼吃。

5-

「文州我跟你说啊,老王今天出门之前我千叮万嘱了要小葱他居然大葱小葱都带回来了!」

「我们都老了嘛,少天别念了我头疼……」

戴着眼镜的喻文州揉着头好脾气地劝着黄少天,然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黄少天就窜他身后给他揉太阳穴去了。

啧。

王杰希咋舌,然后慢条斯理地剥了个橘子。

「朋友一生一起走,谁先脱团谁是狗。」

黄少天反应得快,边帮喻文州揉太阳穴边怼回去:

「能睡文州狗就狗,谁跟你是好朋友。」

最后喻文州笑着总结:

「能睡少天死都抵,可怜老王单身狗。」

6-

老王:淦。

—TBC—

评论 ( 2 )
热度 ( 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