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骺死自己的字典典典

感谢你还愿意看我发神经。
没什么内涵。
不是个正经人。
脑袋里怕是有个高铁站。
胸大无脑傻白甜。
虽然很糙但是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很皮。
是个姬佬。
车瘾患者。
性癖奇特
抑郁症。
除了飙车和杀鸡一无所长。
除了行动力和肾之外一无所有。
是个没卵用的废物。
实际上行动力出奇的高。
意料之外的是个九流汉化组的肾。
日语系废柴。
【划重点】是个变态。【划重点】
【划重点】CP洁癖很严重【划重点】
【划掉】我可以单身【划掉】我CP必须结婚!
经常发神经。
脑洞大多有毒。
但是又有很多脑洞。
预备役语文老师。
文言文疯子。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为芬达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想把文州当儿子养x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不用那么矜持的。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我这辈子要写十本书,其中九本是黄书,我想,这个,功德,无量。
冯唐是我爱豆。

 
   

【喻黄】咩吖-G

G-gift

新年的第一天,黄少天是在酒店的标间里醒的。他光穿着条内裤坐在床上,看着隔着一张床的落地窗边站着的已经换好衣服的喻文州,意外地有点懵。

昨晚他们在酒店里过的夜。

对。

然后他们昨晚一起在海心沙倒数的。

对。

然后喻文州隔着手亲了他。

对……嗯?

然后喻文州似乎是告白了。

屮,黄少天当即就是一个大脑爆炸。他呆坐在床上好几十秒,直到喻文州走过来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他身上。

「新年快乐呀,少天,小心着凉。」

Boom。

黄少天的大脑不堪重负,确认死机。

所以,所以……该怎么开口啊?

黄少天当机。

喻文州玩味地看着他的神色,心付这人怎么这么可爱的。

过了好一会儿黄少天还是缓不过神来,最终他小声又不合时宜地嘟囔了句:

「文州,新年快乐……呃,不如我们去吃拉布粉吧。」

「嗯?好啊。」

他们退了房,一前一后地出了酒店。大年初一的街上热闹得不得了,贺年歌曲用高音喇叭不停地轮播,听得黄少天不知不觉中也跟着哼了两句。

新年第一天。

茶楼里人多得不得了。

等位等了半天,约莫中午时分,终于坐上了席。肚子打鼓的声音都饿出一首战斗bgm的黄少天,一下点了六碟拉布粉,外带两笼水晶虾饺和两笼豉汁凤爪。

喻文州小口呷着铁观音,看着黄少天轻快地同服务员一个一个字地往外蹦着下单,觉得刚才因寒风而泛凉的身体在逐渐回暖。

约莫二十分钟后,他们的桌上摆满了拉布粉。

「文州你尝尝这个,做得还没有饭堂的好吃……」

「文州你多吃个虾饺嘛……」

「还是你喜欢吃甜的?要不要加个炸蛋散?」

黄少天喋喋不休,换着法儿给喻文州夹东西,而喻文州呢,显然乐在其中,黄少天夹来一样他就吃一样。

两个人就这样解决了六碟拉布粉两笼虾饺以及两笼凤爪。

临离席之前喻文州还给黄少天擦了擦嘴,蓝雨的剑圣登时不可控地红了脸。

噢,不怪他,真不能怪他脸皮不够厚,要怪就怪喻文州总是很自然地做出这些亲密行径。

原本在日夜相处的日子里,他都快习惯了的,结果凌晨的那个隔着手掌心的亲吻彻底打乱了他的心绪。

他们又去逛了新春集市,在一个摊档前停留了好久,末了喻文州拿着两个小挂件转过身,直接塞了一个进他口袋里;直到傍晚,他们一人拿着一个大棉花糖,走进华灯初上的夜色里,一直热闹的市集被他们抛在了后头。

影子被街灯拉得老长。

「我年初三跟爸妈回老家看老人家,那,少天,假期后见啦?」

「……唔,就不能早点回来吗。」

他的潜台词是,就不能早点回来多陪陪我吗,或者不要回去不行吗?可黄少天觉得这话要说出口,又娘炮又矫情,干脆就把后半句吃回肚子里了。

「爷爷身体不太好,我该回去看看的……每天给你电话报平安好不好?我尽量早回来。」

他安抚黄少天道,手上的动作没停。听得出黄少天的潜台词的喻文州摸了摸他的栗发——那已经是染了几个月的头发,发顶都露出原本的黑色来了。

「好,那文州……保重身体啊。」

「好,少天也是。」

他们是在黄少天家那站分别的,看着黄少天站在地铁站台上冲他挥手道别的身影,喻文州觉得暖透了——那人是个小太阳,他始终这么认为着。

而黄少天呢,在地铁走远后,有一丢丢的失落,但更多的,是说不清的愉快。

仿佛、仿佛有些什么注定的落进了心里。

又仿佛是代表幸运的星落到了自己头上。

何等的、何等的好。

他摸着刚才集市上喻文州跟他一起买的挂件,那是普普通通的挂件,甚至有点丑,可是他现在就觉得心被击中了一般,盯着它看、爱不释手。

仿佛那是喻文州。

现在,他终于理解一直以来自己心里萌芽的东西是什么了。

所谓的恋爱,真的是,又苦恼,又甜蜜。

还矫情。

他默默补充了句,然后走出了地铁口。

可是对方是喻文州的话,好像也挺好的。

冷风中,他又想。

于是不自觉地笑出了声,在大年初一傍晚的马路边,不正常极了,也幸福极了。

-tbc-

【我不知道他们的恋爱到底是什么滋味,但我想把我所认知的最好的滋味加在其中,说到底,就想看他们幸福。】

忘了是几年前哪位太太说的了,但是就觉得很戳。

评论(1)
热度(64)
 

© 自己骺死自己的字典典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