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姬佬。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怕是住在停车场里的老司机。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喻黄】装B,遭雷劈(上)

【喻黄】装B,遭雷劈(上)

*题目灵感来源于我表弟在我面前唱的【装逼遭雷劈,从头劈到小鸡鸡。】
*人物属于虫爹,总之我只是个妄想他们谈恋爱的。
*ooc是必然会有点的x
*日语系翻译的破烂文笔……
*立志于用ABO设定来写一篇清水的我表示,有车算我输x当然黄腔还是要开的。
*原著半架空。
*abo背景……然后……剧情改动有,再然后那就这样吧时光一去不再有x

A
黄少天是个Omega,一个装作自己是个beta的omega。天知道他是怎么跟爸妈吵着托关系把他的体检报告上的Omega改成Beta的,总之就这样连当时严格把关的魏琛和方世镜也瞒了过去,顺利地把他拉进了蓝雨。

而喻文州,是个Alpha,同样也是装作自己是个beta的家伙。家里人给他改了体检报告,才把他送进蓝雨的——与黄少天不同的是,这个魏琛他们是知情的,并且还给予了他许多帮助,当然,并没有告诉蓝雨的队员们。

如果预见到将来会发生什么的话,黄少天肯定不会像当时那样躺在床上大赞自己机智的。

如果。

没有如果。

B

他们的交集从单方面的针锋相对开始,然后萍水相逢,再到称兄道弟,直至后来的如胶似漆。

最后关系好到没事就偷溜出去一起宵夜,那时魏琛还没走,于是在一次两人被抓包的时候,魏琛看着喻文州单薄的肩膀上扛着个醉成一滩烂泥的黄少天,觉得自己开门的方式似乎不太对。

再后来宿醉清醒后的黄少天,只庆幸自己刚过了那劳什子发情期没多久。

「没什么事的,少天喝醉了很安静。」

看着黄少天欲言又止的神色,喻文州以为对方是在懊恼昨晚被扛回来的事,笑着安慰起忐忑的黄少天;当然他并不会告诉黄少天,大半夜的街道上,月光如洗,静谧的夜色当中有个黄毛少年搂着另一人的肩头大喊: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 。

多年以后知晓了这件往事的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在厨房里忙活的背影,忽然又想起了叶修说过的:【你们玩儿战术的心都脏。】

C

原本以为这样偶尔脱线偶尔又正经的日常会是职业选手的生活的全部的黄少天,恋爱了——啊不对,是单方面恋爱了。

这不怪他。

他腹诽。

要怪就怪喻文州总是有意无意地在跟他聊天的时候撩天;要怪就怪喻文州总是不经意地宠着他。

他又想。

可喻文州那么好,被撩了也算是自己赚到啊。

不亏的。

最后他下了个这样的结论,然后又一次安心地被喻文州套路了起来。

D

开始喻文州也不是有意要套路黄少天的,他只是,觉得这个人被套路之后反应超有趣的。就这样,不知名的情愫萌生得如雨后春笋,Biubiu地长,到了后来,“喻文州不经意地套路了黄少天”就变成了“喻文州又有预谋地套路了黄少天”。

被套路的那人还被套路得蛮开心的。

喻文州也不说什么。

他也有时候会默默地想【我看上的该不会是个傻子吧。】然后又默默打消了这个念头——黄少天可聪明了,他又想。

聪明到送了他一窗台的护手霜。

……好吧,前言撤回。^_^

E、

魏琛走了,黄少天就和喻文州闹起了冷战。

直到有天晚上,喻文州特地跑到黄少天的房间,据说他们促膝长谈了一夜。

然后喻文州收到了第二堆足以摆满窗台的护手霜,附一张字条。

【文州加油↖(^ω^)↗】

所以说吧,要说黄少天不可爱都不行的。

F、
他们开始谈恋爱之前,也不是没有同床共枕过。那次黄少天房间的空调滴水声吵他失眠,半夜他抱着枕头去敲喻文州的房门,在嘲笑了一番喻文州身上的沼跃鱼睡衣之后最终还是被喻文州一脸无奈地放了进来,并且顺利霸占了喻文州半张床。

也得亏那是只有一米二宽的单人床,不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第二天一早他跟考拉一样扒在喻文州身上这件事。

更让人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的,是一睁眼就正对上喻文州那高倍放大的笑眯了眼的脸,伴随着一声「少天,早安。」

然后只见黄少天愣了几秒后,连停顿动作都不带地丢下了自己还在喻文州床上的铺盖夺门跑路。

天地良心,他喻文州可什么都没干。

被一个人扔在房间里的喻文州,思考了半天,终是笑着叹了口气。

-上-FIN-

评论 ( 1 )
热度 ( 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