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半边残废的字典典典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是个芬厨,不对,芬吹。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残疾人,是个秃头给,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喻黄】比起一见钟情我更相信日久生情

*这个标题,感觉自己开了一辆过山车,然而它并不是。
*作者的尿性你们该知道了,日系小清新翻译风。
*人物属于虫爹,我只是个妄想他们谈恋爱的
*粤语对白有。顺带科普下,粤语的「丢」相当于普通话的「操」
*要是ooc,你就打我吧,留口气给魔法少女读条就行。

黄少天其实很鄙夷那些所谓的一见钟情的理论,他也看过很多小姑娘妄想他和喻文州谈恋爱的同人,什么一见面就暗自觉得对方是什么命运红线的指引什么神所钦定的另一半,这些有的没的套路一大堆,他对此嗤之以鼻。

当然他是不会马上和喻文州分享他这一见解的来源的,毕竟这事喻文州知道了很可能会笑着跟他说【人都在你跟前,还看什么同人啊】,然后再借机把他弄上床。

什么啊,我和队长明明是日久生情好伐。

黄少天气不过,黄少天半夜跑到喻文州的卧室来准备跟对方委婉地诉苦。

「……所以少天是不高兴有人说我们是一见钟情?」

「也不是……就是我跟你明明是慢慢、慢慢地变成两情相悦的嘛,潜移默化地就喜欢上的那种,就……就觉得一见钟情什么的太肤浅了!」

「啊……这些事随意就好了。」

「可,可是我喜欢你……才不是一见钟情什么的,一开始觉得你逼走了魏老大我还挺讨厌你的……」

「嗯,我知道……然后呢?」

「然后后来我就得了那劳什子的花吐症了!……好了后面的事你不准问!也不准说!」

「好好好我不说……」

喻文州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黄少天张牙舞爪的模样不住轻笑,然后将人拉到自己腿上,在那人敏感的耳际轻声呢喃。

「文、文州你别吹我耳朵!」

「……没吹你耳朵,我跟你说话呢。」

……黄少天能说什么,这样被抱着的他也很绝望啊。

「好了,不逗你了,明早飞北京,今晚早点休息。」

这下黄少天觉得自己脑子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算是彻底崩断了。他扭过身,揪住喻文州的领子就那么亲了上去。

最熟悉黄少天的喻文州怎么可能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他虽然也挺乐于接受黄少天难得主动的求欢的,但是对方那么着急,他倒有些意外。

这个试探般的接吻,黄少天全然把控了主动权。

「……喻文州,我同你讲,你今天吾丢到我失魂,我系吾会善罢甘休嘎!」

「……黄少天,你吾好后悔。」

====彩蛋=====
门外

「做咩佢地讲下讲下讲咗粤语咖?」

「佄点解我地淨系偷听都要讲粤语啞?」

鬼知你地啊。

评论 ( 3 )
热度 ( 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