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姬佬。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怕是住在停车场里的老司机。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喻黄】所谓距离

*管不住我自己的破手
*休学的残疾人不想干正事只想摸鱼怎么办
*人物属于虫爹,他们恋爱,甚至所有细节都是我在妄想x
*ooc肯定的
*垃圾暑假毁我青春x

黄少天说自己有个毛病,下意识的毛病:别人靠得太近他会觉得不自在,立马躲开。

一开始他对谁都这样,包括喻文州:蓝雨的正副队座位正好是背靠背,哪怕是不经意地靠上,他都会不自觉地往前缩;后来不知怎么的,似乎习惯了一般,有次郑轩看着他俩背贴背忙活了一早上,谁也没一句不乐意。

但是今天,似乎又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我觉得有问题。」

徐景熙扒了一口饭,说。

「他们今天靠上的时候,黄少明显立马逃开了。」

「有什么奇怪的,他们以前也这样过。」

郑轩连嘴里的饭都没咽下去就急着回答他,话含糊得不行。

「问题是,他们现在可是情侣啊,情侣啊!懂?就是那种一天到晚腻在一起都不嫌多的生物。」

「没谈过恋爱,不懂。」

好咯。

事情就是这样,当事人看起来没个自觉,旁观者急死了一大波。

实际上喻文州也觉得黄少天今天的举动颇不对劲,晚饭后他拉住了对门准备回房休息的黄少天,在对方的挣扎下把人拖回了自己房间。

「卧槽队长……哎、文州,后天有比赛啊,这两天……就不做了吧?」

「没说要做……是觉得你这两天很奇怪。」

「哈?」

「你啊,最近……稍微碰到一下都立马逃开什么的……我有那么可怕么?」

「不是……没有啦,就是,啊怎么说好呢……总之文州,我说出来你别笑啊……」

「嗯哼?」

「……我害羞。」

喻文州想笑,但是喻文州答应了黄少天不笑。

这个答案太出乎意料了。就连自诩能够无压力对黄少天说一连串情话的喻文州也觉得直击心脏,会害羞的黄少天,未免也可爱过了头了吧?

他忍不住亲了亲面前那人的嘴唇,虽然那双唇抿得有些紧。

「少天害羞什么啊……」

「……哪有人直接问这个的呀!?」

脸红了,红得厉害。

黄少天不会说的;记忆中闪着光的那些星点的片段,他们相处的每一个日常,那些都太美好了,他舍不得忘掉,所以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就开始回忆;结果嘛,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要说真有什么的话,就是他意识到他有多喜欢喻文州了吧。

所以啊,怎么可能讲得出口哦。

他曾经是这么想的。

可是现在,他看着眼前这个人的笑脸,不自觉地就说起了这些,从支支吾吾到口若悬河。

为什么啊。

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

在名为恋爱的所谓竞技中完全败下阵来的黄少天说完了一切后,砸了咂嘴,而后抬眼看着喻文州深色的眼睛,那里头倒映着自己,就仿佛他的视野也全然被对方所占据一般。

「懂、懂了吧……就是这样啦。」

「嗯我不笑……就是觉得……少天,好纯情啊。」

「喻文州你还说你不笑我!」

「我没笑,我表情就是这样嘴角上扬的。」

「我信你!?」

两人就这么扑在喻文州的床上开始闹腾,最终喻文州亲过来的时候黄少天什么挣扎都没有,两个人就这么让暧昧的气氛在房间里蔓延发酵。

「那啥,文州,我今晚想在你这里睡。」

「可以啊,又不是没你衣服。」

是了,这个人总是这样,笑眯眯地答应着自己任性的请求,然后把对自己好的事都当做理所当然。

所以黄少天怎么会不爱喻文州,所以喻文州又怎么会不爱黄少天?

不可能的,不存在的。

现在,黄少天听着自己冲澡的水声,看着飞溅的水花,咽了口唾沫。

他忽然开始思量自己的请求是不是太过分了。

要说起来的话,上一场比赛结束后,有俩三个星期没做了吧?

关水,裹浴巾。

也不是说他非常想做什么的,就是觉得不能委屈了喻文州。

不想委屈喻文州的话,就只能委屈自己的屁股和腰了。

委屈就委屈吧。

他想,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毅然决然地,开了浴室的门,裹着浴巾走了出去。

————彩蛋————
本着队友爱来关心一下正副队的李远,在敲副队的房门无果后,现在站在队长的房门口,听着里面的迷之音效,觉得自己还是跑路回房比较好。

顺带,他现在知道副队长去哪了。

也十分庆幸自己没二话不说就敲队长的房门。

——FIN——

评论
热度 ( 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