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姬佬。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芬厨,不对,芬吹。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怕是住在停车场里的老司机。
残疾人,黄文专精,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喻黄】傲慢与偏见(楔子)


*奇幻背景
*我就想看他们换个背景谈个恋爱
*作者残疾,别打
*人物都是虫爹的,不管怎么说熟读原作,ooc也肯定会有
*……能瞎掰多少就瞎掰多少。

楔子

夜幕沉得像块天鹅绒,只有星星像贵妇们的胸针一般点缀着它,叫它不至于空落落的 ——毕竟这夜沉得叫人发慌。

喻文州到主城门口的时候天便是这么黑的一片,他抓抓自己脑袋,他这身装备可热——从师傅那里继承而来的东西还一件都不能丢,不然他早把这身"貂"给扔森林里了。

​​​眼下他有两个选择,借住在主城当间的姨妈家里一晚上、天亮后再到南郊的本家庄园;或者现在找辆马车直接奔郊外的庄园去。

不过想在这时候找辆马车比在蜘蛛洞穴里找到一个没被蛛丝缠身的活人更难。

他叹了口气。

他的母亲是一个贵族的小妾,住在郊外的庄园里——虽然条件很本家的大宅子一样好,但是怎么说都只是个度假的小别庄。

如果不是出身的话,他本可以在前几年同其他贵族少爷一样在皇家学院里进修,而不是年少就离家跟着他那位四海为家的术士师傅流浪学习。

「听说了吗,国王册封了新的剑圣作为骑士团的团长呢。」

路上的行人的议论飘到了他耳朵里,它们像细细的挂着钩子的丝线,将他的回忆勾了起来。

记忆里有那么一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小屁孩,喜欢抱着剑跟在他身后,还会在发生危险的时候冲到自己跟前,一脸认真地说要做保护自己的骑士。每每想到这里,喻文州便忍不住要轻笑。

「怎么办好呢……诶,暂时到姨妈家打扰好了。」

「站住!这么晚了还在城门口,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

这都叫什么事儿呀。

喻文州回过身来,兜帽压得他的视野少得可怜。

「……等等,我认识你。」

……这叫什么事儿哦。

喻文州看着火把的光亮下那个顶着一头鸟窝似的金毛却莫名威风凛凛的剑客——他们实际上熟得不行,一起长大的表兄弟,虽然因为喻文州跟师傅离家修习,约摸八年不见了,但是印象足够深刻。

「我也认识你。」

喻文州笑了,那人也笑了,还跟记忆中那样笑得像个小太阳,暖得不像话。

「……少天,好久不见。」

他也只好笑着打了招呼,对方的性子他知道,看那说话的神态估摸大概也没变,也许还因为自己王国剑圣的身份而更加骄傲。

「你回家?文州我送你回去呗?」

「……我不知道回去哪边才好。」

「那还用问,来我家!我妈……不对,我母亲肯定很欢迎。」

闻言黄少天大力拍着他的背说,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自己用词有点过分粗俗立马改口,而事实上没那么经得起折腾的喻文州被拍得够呛,摇晃了一会儿好半天才扶着他半边肩膀站稳。

「我得先把师傅送我的这身貂脱下来……」

「噗哈哈哈哈哈?这八月的天你居然穿着一身貂!?文州你当术士当傻了吧?」

「……」

喻文州不想跟你说话并且脱下身上的貂糊了你一脸。

然而他只是毫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哎哟我的肚子……啊哈哈文州你等我缓过来再带你回我家……」

两人就这么笑着走远了。

影子被城墙上的灯火拖出老长。

戍守的士兵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强咽下了那句【剑圣大人……守夜的事,您忘了吗?】

这是一切故事的开始,平常得很的重遇——却是两个青年命运交织的开端。

===TBC====

评论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