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半边残废的字典典典

差点就挂了的污人x
是个芬厨,不对,芬吹。
不想做瓶盖的水表不是一本好字典。
新华出版,九折抛售/污/渣浪@字典娘_饭团家的水表
喻黄。
残疾人,是个秃头给,摔不死的魔法少女x
脑洞比胸大专注傻白甜/实况RPS-P芬圈地/什么你居然说P芬虐!?

【喻黄】你说喜欢的时候所有的星都落在了我的头上

*我只是忍不住要写。
*写出来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烟】
*依旧日语小说翻译腔【专业病不能好了
*短小,傻白甜,无脑,尽量不ooc
*作者破罐破摔了,但是由于我残疾所以你们还是不能打我x
*就是两个人夏天开着空调不愿意起来在床上瞎腻歪的故事。

【喻黄】你说喜欢的时候所有的星都落在了我的头上

========================================

【少天,我喜欢你。】

黄少天会经常梦见喻文州同自己告白的情形。他还会笑醒,偶尔坐起身还会被躺在边上的睡迷糊了的喻文州用被子糊回到被窝里。

还能不能好了?

再一次清醒在日头未出的时候的人有些无奈,抓了两把头发后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团,边嘟囔着边上这人怎么睡得这么死边往对方身上蹭。

这个念头过分纯情,觉得自己十分丢脸的黄少天辗转反侧,终是只能看着外头原本沉色调的景色逐渐泛起明丽的色彩然后窝在被子里打了个哈欠。

「……少天,醒这么早?」

大概是被身边人的辗转弄醒了吧,喻文州从背后抱了过来,眼都不睁地就在他耳边呢喃,明显还带着睡意。

「醒了睡不回去啊……」

即使自己的状态明显清醒得多,黄少天还是含糊着声音,然后在对方体温偏高的怀里转了个身,一抬眼正好是那双睡意朦胧的深色眼眸。

「今天也没事做来着……」

打了个哈欠,惬意地用含糊的声线回答了对方,然后眯着眼埋头在了那人的沼跃鱼睡衣中。

喻文州瞥了眼他懒散的模样,弯了嘴角。

好安逸的早晨。

大约是因为心灵感应吧。喻文州是这么想着的,而黄少天这么想着,在喻文州恰好的体温的催眠下,睡起了回笼觉。反正夏休期刚开始,偶尔懒一懒也不是什么事儿。

而且他们,也很少这么腻歪的时候。

毕竟职业选手,也不能任性地赖床赖到天昏地暗不是。

每天的训练都是精神高度集中作业,说疲惫到不想起床那还真不是玩笑话。

「队长……文州……喜欢……」

就在喻文州想这个人终于是消停下来了的时候,闷呼呼的声音从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传来。

犯规啊这是。

动弹不得的喻文州叹了口气,然后将人搂得更好了些,相贴近的胸膛里的心跳声平静着彼此呼应。

窗外的天色微微泛光,凌晨的天空里原本还有那么几颗明亮的星,也逐渐隐去了身形。

喻文州想,它们大概是都落在了自己怀中这个人的头上了,不然,名为黄少天的这个存在,怎么会散发着这么好的光呢?

也不对啊,少天是小太阳。

他私下反驳了自己的想法,怀里人不安分的动静也适时地打断了他的满脑子思绪。

他低头亲吻他的额头。

星星大概是落到了自己的头上吧?带着幸运的光辉将所有的幸福都交付到了自己的手上。

有幸能够与你相拥入眠,又有幸能在醒来而你尚未清醒的时候送上亲吻。

他们相恋并相爱,是何等幸福的事。

【彩蛋】

结果这个回笼觉就睡到了下午郑轩来敲门道别回家的时候。

看到开门的黄少天时,拿着行李并确认自己并没有敲错门的郑轩表示:

「压力山大。」

评论 ( 5 )
热度 ( 75 )
TOP